首页
活人禁忌-第008话 留下...

第008话 留下痕迹

    丑老头那只鼠目,散发着冷幽幽的光芒,瞅着我,仿佛全身里里外外都让他看了个遍。     现在的我就是一直待宰的兔子,只能用那双通红的眼睛去瞪他们。却是改变不了什么东西?     看他这般模样,可能是在犹豫着该不该把我整死,毕竟刚才她这个宝贝女儿落在我的手里。可是从地狱里走了一遭。当擒住这恶魔小妞的时候。我就已经动了杀心,打算一旦安全,就捏断她的脖子。     虽说这大半辈子没杀过人,这逼急了,谁他娘的管你,杀了也就杀了。     只是不知道半路出来了那么一只厉鬼,跑又不得,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把我掐死吧?也只有放松恶魔小妞了。我也只放开她是意味着什么。     这来日方长,既然能跑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生怕我整死小妞,这老头也是狠下了决心。     ”阿婆,看来真没法子活着来见你了。”     深深吸了口气,胸腔子憋得难受,这次他们可是没留情,差点勒得过喘不过气儿来。     ”刚才你小子口角上的功夫可是厉害得紧呢,咋现在怂成这样,来,吼个给姑奶奶瞧瞧,看我不抽的你求饶。”     ”嘿,别给小爷来劲儿昂,刚才早知道掐死你。然后再让那只厉鬼害死了,这样总比落在你们手上强上一些。”     现在的我死鸭子,嘴硬,啥都不怕了,反正横竖一死。落他们手里,即便是死了也不能体面些,被斩成两半丢进大水缸里面,就是我的下场。     小妞抬起了手巴掌就像来干我,却是被老头阻止了:”暂且留着他,这烧水做饭,得要个人小手。下次看紧着点,可不能再让他溜了。”     还不如杀了我呢,从今天过后,小妞对我非打即骂比前几天更要过分。这旧伤添疤,两天时间内,撩开衣服,好家伙,密密麻麻的淤青口子。     用手摸一下,钻着心的疼。     我后悔了,早知道把小妞整死算求,看你丑老头傻不傻眼?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报复办法,那就是每晚的饭菜中,都有一些秘密调料。亏这恶魔母女吃的那么欢儿,要是知道我放了什么,怕要吐得上气不接下气吧。     ”好你个小子,这疤痕去不掉了,我要让你给我打一辈子的工,直到累死那天。”     一天晚上,小妞气汹汹的跑到我面前,不等我有所反应就是一顿胖揍。揍完后这才挤着眼泪珠子骂我,说我在她胸脯子上面咬的那个疤去不掉了。     鼻子和嘴里粘稠无比,摸一下,流血了。     抬起头来,我冷笑着说:”就你这模样的恶魔,就算皮囊再好看也是白白的,反正这辈子是没人娶你的,那胸脯子上的伤疤,留着自己看吧。”     这顿话,毫无疑问的又引来一顿揍。     到最后我跟烂泥似的软在地面,小妞方才停了手,他娘的要是天天被这么侮辱,倒不如自己趁早抹了脖子万事。讨乐布才。     在这里住了一两天,丑老头儿突然要搬家,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心里咯噔一声,这要是搬了家,别人更找不到我们。     拿了些路上吃的干粮,我极其不情愿的上路了,背篓里面那些坛坛罐罐由我来背。上次一共有九罐,到今天又多出一罐,铁定是那晚的中年人了。     ”给我走快点。”     小妞挥舞着皮鞭,在我耳朵旁边一个炸响,这玩意儿抽在皮肉上面,得折磨人。     打了个哆嗦,我赶紧跟上去,眼神在她身上恶狠狠的刮来刮去。心想下次再让我逮到机会,定要让你好看。     不过,这抽我抽得凶狠,看我那眼神却是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我知道,自己的小命,暂时保住了,身体就是本钱,只要小命还在,便是不愁找不到机会跑出去。     这恶魔小妞也当真有些本事,那过冬的肥兔让她拎着两只出来,今晚总算有一顿油水了。     生怕我体力跟不上,这两天丑老头儿倒是多多少少让我沾了些油水。上次逃跑的事情,就像忘记了一般,他也不提。     从我被他们掳到这里,掐着指头一算,也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期间,他们没跟我说过太多的事情,除了打还是打,剩下的日子就是包揽了这对父女的苦差事。     剥了兔子,架在上面没烤一会儿,我便冲着丑老头说道:”前辈,你把我掳来这里,该不会就是做这些苦差事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没必要捡着我来,出去外面随便找个人来做这些事情也没啥危险,这吓一吓也就安生了。将我整来,还得罪了阿婆和许雅她们。     这老头可是精明得很呢,这些事情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不问他便不说,见我问了,虽说前几日要挟他这个宝贝女儿逃走,但这几天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而且帮他们做了不少杂役事儿。     当下也就慢慢的开口道:”知道我这只眼睛是谁整瞎的么?要不是你那个老爹,我邪丹王在江湖上的名头也不至于臭到这个地步。”     感情是打算复仇啊?     我紧接着又问了:”那你为啥不一刀斩了我,爽快利落,也不会生出其他事情来。”     见他不说话,我心里一阵欢儿,果然是怕了阿婆和许雅.     ”你也知道,总有一天许雅那个女人会找到你们的,到时候你们怕是活不成了。”     现在见这个丑老头儿愿意多跟我说几句话,我也是抓住这个机会,要好好问问,把我掳到这里到底是有何居心?总不能就是让我打杂下手吧?     老头儿吸了一口气:”放心吧,只要你还在我手里面,那个女人就不敢下杀手。所以你也清楚我们不会伤你的性命,但却是能让你吃尽苦头。”     这苦头,我吃的还少么,有些时候真希望这恶魔父女两一刀斩了我,给个痛快。     如今不知道这父女两儿又要跑到哪里去,这更是增加了许雅她们找人的难度。这个老头也有些本事,否侧的话许雅她们早就找到我了。     不过也罢,他们也不会伤了我的性命,吃些苦头就吃些苦头吧,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还活着,许雅她们就不会停止寻找我。     今晚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老头说了几句掏心话,他居然没有在为难我,丢给我一直野兔,说这个年纪扛不住饿,这次的路途有些遥远,莫要饿坏了身子。     我也不矫情,在小妞恶狠狠的视线下,大刀阔斧的开整,吃得急,差点没把我噎死,不过这头真他娘的香。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沾过这么浓郁的油水了。     匆匆吃了些东西,还要昼伏夜出的赶路,被折磨了几天我发现自己的身子骨也是硬朗不少。现在填饱了肚子,一口气走上几公里路完全不在话下。     倒是那小妞直念太累,要休息一下,结果被老头儿一顿臭骂。貌似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头狠得下心来骂小妞,这不,她心里一委屈一个劲儿的挤眼泪。     我也是成了受气包,有老头儿在边上我也不敢反抗,别看老头脸上在斥骂这个小妞,但我要是敢还手的话,肯定要被他们父女轮着法儿的折磨。     与其那样,倒不如受些拳脚之痛,不多会儿,老头没好气的呵斥道:”得了,别心里不舒畅就往人家身上招呼,你也知道,要是你把他打死了,咱们父女两没有了保命符,那个娘们儿怕是要追我们追到天涯海角。”     往我胸腔子上面结实的锤了一拳,小妞回答道:”知道了,放心吧,我下手很有分寸,一般不会留下啥子内伤。”     这他娘的还不叫内伤,说实话,当时我很想撩起自己的衣衫给他们看看,这浑身的淤青,能不叫内伤么?     不过我也知道,怕是撩开了这衣衫,铁定又是要挨上一顿。自己给自己找苦吃的事情我还做不出来,我暗自下了决定,要是找到机会的话,一定不会再留情。     候着吧,以后的路还长,指不定谁辉煌,到时候小爷得让你们父女两给我跪舔。     当时的我,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最起码可以见到希望。如果没有了希望,我恐怕坚持不到被许雅她们找到的那一天,那一晚,如果不是被小妞压在身子下,没有了力气,可能我早已经抹了自己的脖子。     笑了笑,我说道:”岚姐,累的话我们可以休息一下。”     她冲我笑了笑,骂道:”瞧你这幅贱样,是不是嫌我打的不够重?”     我笑容依旧不变,在习惯了这种生活后,已经没有什么话能伤到我那颗自尊心了。     老头儿最后吸了口气,说道:”那成,我们先休息一下,现在地点暴露了。倘若被仇家追杀上来,怕是连你也逃不了一顿砍,这点我想你心里面应该清楚。不能长,十分钟就上路。”     倒是小妞喜笑颜开,连连点头,说就只休息十分钟就上路。     趁他们不注意,我瞧瞧的往边儿上留下了痕迹,这种痕迹只有阿婆才看得懂。到时候她也不会乱了方向,顺从这个方向追来,肯定能够追到我。     我需要做的就是拖延路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