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7话 二逃...

第007话 二逃虎口

    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很是不容乐观,我只要心里一个不欢畅,捏断了她的脖子也就捏了,到时候我大不了一死,可她却是再也活不过来。     以那丑老头的能耐。就算能让她活过来也是不人不鬼般的存在,哪儿像现在饿了吃,困了睡来的轻松自在?     生怕惊动了隔壁炼制尸油的丑老头。架着小妞走出屋子后。便一只手捂在了她的嘴上。     小妞也是个有点头脑的人,知道我想要绕开丑老头逃进这深山里面,错过了这个机会,怕是会让我得逞。     当下想要弄些动静出来,牙齿狠狠咬在我的手上,小爷也是急眼了。这时候我们两算是斗智斗勇,稍有不慎,便落得个失败下场。     这一急了眼。大脑也不知道该怎么思考,完全就是凭着本能活动。两根指头伸进小妞嘴里,她虽咬得凶狠,却让我逮住了她的舌头,当即就是一阵拉扯。     小婊砸,你跟我斗,嫩得很呢。拳脚本事虽然不如你,但要玩这些小心思,你兴许不是对手。     小妞被我逮住了舌头,一顿狠扯,眼泪打滚,眼看就要哭出来。     见她松了嘴,我也是不敢在弄些动静出来,勒住她的脖子就往屋子外面走。     几只厉鬼站屋子周围瞅着我,如果不是怕伤了这个小恶魔。怕早就蜂拥的往我扑了过来。我心里害怕得很,赶紧对小妞命令说:”快让那些东西让开,不然我掐断你的脖子,把你的尸体羞辱几遍,然后自己抹了脖子。”     她也是被我吓到了,赶紧点头,说:”快让开,让他走,要是我出了点啥意外,老爹得让你们来陪葬。”     这些厉鬼露出了人性化的恐惧,赶紧给我让开一条路。好机会,心里自语了句,我架着小妞就往外面跑。     往前一步,就是海阔天空,我可激动了,手上的力气也没个分寸,差点捏死小妞。     看她眼睛一阵翻,我赶紧松了手上的力道。     走出屋子外面,我回头看了眼熬制尸油的屋子,蜡黄灯光还照着,那丑老头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掳了她的宝贝女儿。     周围的林子很深,只要进去后,我就有法子逃过这些厉鬼的搜捕。倒是这恶魔小妞冲我开口了:”现在出来了,你可以把我放了吧,要是老爹见我们没在了,你根本跑不出这深山。”     我往她脸上掐了掐,笑道:”你个小婊砸,真当我弱智么?现在放了你,怕是反手就被你擒拿住了。”     她一愣,也是这个理儿,当下也就没有说话了,任由我往林子里面走。     走得深了,这大半夜的一片黑暗,我也是乱了方向,当下找个林子疏密点的地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晚上在林子迷路,看星象分方向可是我的拿手绝活。     见我在这方面有些能耐,这小妞也是怕了。     她知道一旦我离开了安全方向,得对她下死手,我是万万不能放开她的,这拳脚本事,我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能捏住她的命脉,也多亏了运气,我可不相信下次还有这种机会。     ”呜呜,别杀我。”     她这次真的怕了,眼泪珠子一个劲儿的冒。     我心里别提有多爽快了,往她脑门儿上一个狠敲一下,说道:”刚才你不是威风八面么?还放言说要斩了我的小鸡鸡,那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小鸡鸡,就在这林子里把你破瓜了。”     这一吓,真起作用了,我感觉怀里的身躯抖了下。她弱弱的问我说:”啥叫破瓜,杀了我么?”     果真是个天真的恶魔,我也懒得废话,往她脸上掐捏了一会儿,等舒心了,这才放开她的脸。     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那丑老头熬制好了尸油,就会发现我逃走了。现在我要随时捏住她的命脉,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她反拿住,所以现在进度太慢。     往四周看了看,最后挑了跟树藤,这玩意儿柔韧性好,硬度高,在村子里面很多人都是用这种树藤来编织背篓这些东西。     把这小妞敲昏后,我赶忙用嘴咬了一根长长的树藤,差点没把我的牙齿崩掉。     直至将她五花大绑后,我这才放了心,当下背起她就小跑起来。为了活命,我也是顾不得身子虚这些了,跑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是安全了一些。     只是,当我想静下来松口气的时候,立马就懵在了原地,我发现这个场景还是半个小时前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已经找准了方向,不可能迷路。     但眼前的场景告诉我,刚才这大半个钟头的确是在原地打转,一路颠簸,小妞也是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后,开始挣扎起来。     最后见我脸色不对劲儿,她这才问道:”怎么了,现在你已经安全了,而且我现在被你绑起来,也不能威胁你,可以放了我么?”     我往她头上拍了一巴掌,压低声音的吼道:”给小爷安静一些,咱们碰到鬼打墙了。”     小妞一愣,随后居然是忘记了挣扎,那张脸浮现出恐惧的表情。想不到恶魔居然会怕鬼?这他娘的简直是新鲜事。     ”快放开我,不然我们两人都得死。”     看她说的这般凝重,我也是僵硬着手脚,要是没点能耐的鬼魂,怕是吓不到这个恶魔。讨序反扛。     她们作恶多端,谁也不知道什么冤魂前来索命了。     阵阵阴风从密集的林子中刮来,我咕噜一咽,心想没那么邪门儿吧?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可不能连累了我。     情急之下,我便是朝她头上招呼了下,冷笑道:”自己中下的因果,边自己来偿还,莫要连累了我。你自己留这儿吧,小爷先走为上。”     看着小妞那张哭丧脸,我心里是畅快许多。     刚一转头,正好与背后的那张脸碰凑一起,那张惨白的脸上,一双眼睛犹如碎玻璃渣子似的,看得我心中发寒。     这是个年轻女人,经历了诸多事情后,我拳脚功夫也不慢。狼狈一滚便到了小妞面前,不等她这只厉鬼发难,早先一步解开了她身上那些树藤。     紧接着,一双冰冷无比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那力气劲儿,跟铁钳子一样,我眼睛瞪大,便是脸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我看见小妞爬起来便往这里扑来,这只鬼能耐大得很,我可不是对手。解开小妞身上的这些树藤,也是被逼无奈。     恶魔小妞可不会惧了这只鬼,冲上下就施展出浑身能耐,与那只厉鬼斗得你死我活。趁这个机会,我转身往林子中跑去,却是听见小妞笑眯眯的说道:”跑吧,这深山里面可不大平静,这些全是我跟老爹斩杀的冤魂,如今见你和我们粘了关系,怕是连你也要一起整死了。”     我提起的脚步,生是因为这句话停在了半空中。     倘若真是小妞说的这般,那么我这点只能认路的皮毛本事,怕活着离不开这片林子。     始终是邪丹王的闺女,对上这么凶狠的一只厉鬼,三两下就解决掉了。当然,刚才我看见这小妞吃了一颗药丸,看样子是丑老头留给她傍身所用的。     能这么轻松的打走那只厉鬼,应该是依仗了这颗丹药。     紧接着,小妞回头看向了我,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得,这次栽小妞手上了,刚才让她吃了不少痛苦,如今在落到她手里面,我小命危矣。     不过,即便是死,也要给她留个深刻的印象,让她以后再想起许越这个名字时,知道他不是软柿子,想捏就捏。     果然,小妞逼退了那只厉鬼,龇牙咧嘴的就往我扑过来。这拳脚上的能耐,我的确不是她的对手,既然绝望了,我也是恶向胆边生。     趁她往我压下来时,便是张开嘴咬在了她身子上,至于具体为止也是不知道,就感觉那地方肉比较多,咬在嘴里,充实。     小妞惨叫起来,也是乱了招式,两只手想要来搬开我的嘴。却架不住我如同章鱼般的抱在她身上,恨不得把自己挤进她身子里面去。     无论如何,这嘴......不能松。     ”快给我松嘴,痛死我了。”     小妞失去了往日的冷静,此刻是被我咬得又哭又喊,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匆忙中咬在了她的胸脯子上面。     ”死娘们儿,我也不是十六七岁的小毛头了,如今这一松嘴,怕是要被你活活打死。倒不如给你留块伤疤,小爷也不是随意让人拿捏的东西。”     含糊的说了句,我便加大了嘴中的力道。     忽然间,我看见丑老头从我们身后慢慢走来,那张脸冷得差点结冰。     完了,我许越的日子算是今天到头了。     丑老头也听狠心的,一脚揣在我后背心,那股气没提起来,头一歪便晕死过去。     第二次逃跑,以我被踹昏落下帷幕。     本想着眼睛一闭,就再也没有睁开的机会,想不到丑老头儿是不是吃错了自己炼制的丹药,导致精神出了问题,居然没把我分了尸体丢到大水缸里面去。     睁开眼睛后,看见恶魔父女在我跟前儿,而我这次则是被邦的严严实实。     小妞揉了揉胸脯子,指着我便骂:”好你个许越,竟然敢咬姑奶奶的胸脯子,以后有你的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