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6话 破罐...

第006话 破罐破摔

    ”主子?你当真把我看做了你家养的牛狗么?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我冷笑了声,施展出浑身的拳脚本事,配合着这个中年人往小妞砍杀过去。     有点能耐傍身的小妞,一时间也是乱了招式。不停的往后退。可嘴上却不饶人了,说等解决了这三瓜两枣,一定要让我跪下来喊她老娘。     我心也是沉了下去。心想这小妞属于那类说的出做得到的人。要是这三个人奈何不了这对恶魔父女,宁愿自己抹了脖子也不能落在她们的手中。     想到这里,膀子涌出一阵力气,小妞急忙避于那锋利的开山刀,被我一拳结实的锤在了后背。     小妞被我捶的眼睛一红,指着我臭骂:”你给老娘候着。”     她怕是发飙了,刚才面对这把开山刀还会避上一避,现在急了眼。竟然是拼命起来。     至于丑老头那儿,两人被压着打,照这样下去被丑老头整死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完了,我一阵绝望冲上大脑,心想该不该把脖子摸了,这样总比被那恶魔父女折磨来的好吧?     要么,趁这个机会拼上一拼,跑出去了倒还好。倘若要是跑不出去,后场比坐以待毙坏不到哪里去。     咬了咬牙,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死就死吧。     想到这里,套路突换,转身就往外面跑去。那中年人明显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逃跑,招式一个停顿,让小妞儿逮了一个准儿。一巴掌就是拍在脸上。     ”拦住那个狗曰的。”     小妞冲守在门口那些厉鬼吩咐,刚才没有加入战斗,怕就是预防我趁乱逃跑。     这话才落,七八只面相丑陋狰狞的恶鬼就是冲我扑过来,尽管知道了自己在恶鬼冲过来时就没了逃生的机会,可是这心里不甘呐,距离外面就只有十来米的距离了。     我无视了那些厉鬼,想要避开它们,用最快的速度冲闯出去。     奈何,奈何!     胸腔子处,便是像铁锤砸了个结实。我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费都移了位。     我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小妞的面前,她伸出修长的大腿来踩在我的虎口上。生怕踩死我,她力气用的倒是不怎么大。     即便是这样,受到一小丝外力侵入的我,痛得眼前一花差点昏死过去。这胸前几根排骨怕是断了个七八了。     四对二,便还是落入了下风,重伤两个,眼见局面不对,和丑老头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转身就逃。     完了,我闭上眼睛,这下子连抹脖子的机会都是没有了。天知道我会被这个小恶魔折磨成什么样子,反正不会让我轻松就成。     她居高临下的瞅着我,那双眼睛里面涌现出了一阵恶毒,当时我心里也挺怕。     丑老头见我临时反出,也是阴沉着几分脸色,一言不发的走到我面前。     我被小妞像拖死狗似的拖到屋子里面,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根皮鞭,将我五花大绑起来。     她一甩皮鞭,便是隔空一个炸响,要是挨在皮肉上面,那可不是人受的。     冲我森然的笑了笑,小妞这样问我:”后悔么?要是刚才你帮我们这边,现在倒是能少吃些苦头,甚至以后都不会打骂你。”     那种口气,让我非常的不爽,就像在教导一头做了错事的牲畜一样。     我也没抱多少期望了,当下还了她一句:”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做。如果你落到我手里面,怕是比我现在好不到多少。”     小妞一愣,被我这种见了棺材还不落泪的样子惹恼了,皮鞭一甩,只不过这次却是在我身上炸开。     啪,清晰的红印子让我倒抽了几口凉气,火辣辣的痛。     那牙根儿更是咬得咯嘣响,这种手段还真是恶毒,也没有亏了这'恶魔'两个字。     见我挺倔,小妞儿脸上笑开了花儿,用皮鞭子从我脸上划过,慢慢的到了胸膛,又到了那个位置。     ”等我斩了你的小鸡鸡,看你还能倔么?”     我脑袋瓜如雷炸响似的,吼道:”你这个死娘们儿,你们会遭报应的。”     她却淡漠的笑了笑,这次换手往我下面抓了一把,说道:”哟,还不小,你要是跪下来叫我声姑奶奶,我便是饶了你,以后乖点还有一些好处,咋说?”     对于她不懂男女之事的行径,我也知道了,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往我那里可劲儿造了一下,捏得我咧开了嘴。     也不知道自己咋这么硬气,愣是咬着牙根儿一顿臭骂:”你这个疯娘们儿,有种给小爷一个爽快,小爷我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你这种心狠手辣的恶魔。”     这句话可是惹恼了小妞,扬手一甩,啪一声,又是个响脆的炸响。我胸腔子上都出现淤青了,要是在三两鞭下去,能给我活活抽死了。     刚才的确是冲动了,就像小妞儿说的,不过是三瓜两枣,我不该把希望放在他们手上的。     不过逃走了两个,他们既然知道了恶魔父女的藏身地,怕是会叫着大批人马来踏平了这里。     见我丝毫不服软,小妞也是没有兴趣,直接丢了手里的皮鞭子,冲我脸上就是一巴掌。     ”要是我不允许,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中把你整出去,你就是老爹养的一头猪,等肥了就把你杀吃。”     我被这一巴掌打得头晕目眩,眼泪都给扇出来了。     太痛,特别刚才被锤那一下,随便动弹一下,可劲儿拧着折磨我。     ”你最好整死我,不然落到了我手中,到时候让你瞧瞧啥才叫手段。”     我还是没有服软,恶魔小妞也火了,捡起皮鞭子啪啪几下。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头拉耸一边便是彻底的晕死过去。     没过多会儿,一盆冷水迎头浇下,我机灵灵的打了个冷战。睁开眼就瞧见小妞不怀好意的笑容,这次逃跑失败,吃些皮肉之苦怕是难免了。     心里也有个准备,只是小妞儿不依不饶,把我抽的晕死过去还不算。瞧这架势,兴许是想要把我整昏然后弄醒,接着整,想要彻底摧垮我的逃生意识。     只是他们忽略了人的天性,你越是折磨我,我求生的意识就越强,恨意更是越浓。     被抽打了大半夜,我身上的皮肤没一寸是好的,当然了,小鸡鸡除外。她说要斩了我的小鸡鸡,可不能把它抽坏了。     完全是一个疯子。     至于没能跑掉的那个中年男人,被丑老头儿斩了尸体,丢大水缸里面熬制了尸油。     现在过了大半夜,怕是被榨干了。     按理来说,那小妞应该是要杀我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只给我受了些皮肉疼痛,见我着实撑不住了,这才坐在我跟前儿睡了过去。     最后我得出结论,这对父女不敢伤我的性命,应该是怕彻底惹怒了阿婆和许雅她们。     我见过阿婆发疯的样子,要是我被人家掳了去,一刀斩成两半熬制了尸油,到时候阿婆真能把他们追到天涯海角。     他们目前为止不敢伤我的性命,想清楚了这点,胆子也是旺了几分。     看见小妞在我面前睡得香甜,我开始挣扎起来,这一挣扎,脸上便是出现了喜意。     小妞不会绑人么?居然是给我结了个活扣,而且还没有绑住我的双手。不过转眼一想,除了我,他们怕是还没有留下活口,所以对于这些绑人的本事也就不怎么在行。     解开了麻绳,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小妞跟前儿,她不知道是做了个啥梦,嘴角一砸一砸的。     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能睡的这么安稳,果然是一颗黑心。     还真别说,小妞果然有两把刷子,即便是睡着了都能这么警惕。我这才走到跟前,紧接着她就睁开眼睛。讨岁史巴。     可惜,还是晚上一步,我狞笑一声,便是一把勒住她的脖子。要说这力气,她可不及我的一半,再加上刚才睡的昏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我捏住了命脉。     ”哈哈,小婊砸,你也有落我手里的一天。待会儿小爷让你看看什么叫手段,要叫的话就尽管叫吧?反正落你们手里小爷也没想活着离开,临死前,让你见识些小爷的本事也算是赚了。”     被逼上绝路的我,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敢往他头上敲上几下,就别说这个一直折磨我的小婊砸了。     她也是被我这般模样吓到了,不说话,眼睛咕噜的转,估计想着啥鬼点子呢。     我伸手在她脸上一顿很捏,一会儿拉扯开,一会儿又揉成一团,那粉嫩嫩的小脸愣是被我捏的有些红肿起来。     想到前几天那些打骂,我心里顿时来了气,捏着她的脸就一顿狠拧。     ”你想怎样?要是被老爹见你这般对待我,一定会斩杀了你,丢大水缸里面炼制尸油。”     到这个时候了,他娘的还不忘记威胁我,看来得让她意识一下自己的处境。     当下勒住她的脖子,说道:”快让守在屋子周围那些厉鬼闪开,惹急了小爷,把你先女干后杀,不信的话,你喊个试试?”     说着,手上的劲儿越来越大,小妞被我捏得眼泪打滚,连声求饶:”轻点,好痛。”     你居然还知道痛?     我顿时气得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