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5话 熬制...

第005话 熬制尸油

    只见小妞点点头,匆匆吃了两个馒头后,便叫着我出去。可是我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呢,似乎是看出我心里那丝抱怨。     丑老头难得放低了语气:”待会儿再来吃吧,我会帮你留上一些。这年纪经不住饿,别坏了身子。”     换做一般人,怕是要感恩戴德。这红白脸一起唱。还真容易收买了人心。可我却不吃这一套,憋着那股火,起身跟着出去了。     当看见屋子外面那两具尸体时,满腔怒火被一盆冷水浇个透心凉儿。看着那种惨样,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咣一声跪地面,使着劲儿的干呕。     在尸体边上,围着几只面目狰狞的恶鬼。见小妞背着手出来,便是一溜烟没了影。     冷漠的看了眼尸体,小妞儿说道:”哼,想要追杀我们父女,等身首分离后,恐怕后悔了吧?不过悔了也没用,小子,给我搬进去。”     咽了口,我僵硬着手脚,拖着尸体的脚就往屋子里面走。周围好几双冰冷冷的视线盯着我,头皮一麻,我本想丢下尸体就跑。     小妞站边上嗯了一声,愣是吓得我抖上一抖,硬咬着牙齿把尸体往屋子里面拽。仔细看了眼,这死的也忒恐怖了。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肉。     这人死了倒也没什么,关键是落在这恶魔父女两的手中,怕是没个好下场。     这间屋子,小妞再三警告过我,要是胆敢踏进一步,必定是身首分离。到了近前,我把死活不动了,小妞往我屁股飞踹一脚,挨了个结实的我,惨叫一声便是摔进屋子里面。     一口大水缸盛满水,下面放着一堆柴火。刚才我还在纳闷儿平常生活要那么多柴火作甚?原来是用来熬制这口大瓦岗的水,滚烫的水面上咕噜一响,冒出一串串水泡。     见我还杵在这里,小妞过来拎着我的耳朵一顿臭骂,说我咋还不出去。     摸了摸火辣辣痛的耳朵,我陪笑道:”得嘞,我这就出去,有啥事叫我就成。”     临出去前,小妞骂道:”瞧你这贱样!”     走出屋子,我抬头看着那轮月亮,心中却是无比的酸涩。何等时候,我许越也落到这个地步?     如果这般打骂下去,我不知道还能忍到什么时候,要是到了那时,我砸了这些坛坛罐罐,放把火拉着他们一起死。     这一犯倔,我就跟头蠢驴似的,啥事都做得出来。只希望这恶魔父女莫要把人往绝路上逼。     噗噗两道血肉声,我蹑手蹑脚的爬到窗户一看,顿时倒抽了几口凉气。这小妞果然配得上心狠手辣这四个字,即便人死了,也不用这般糟蹋吧?     一刀下去,好端端的尸体被一分为二,内脏掉的一地。     她对于这种场景仿佛是习以为常,到没太大波动,把尸体丢到瓦岗里面,咕噜一响,便是在里面沉浮起来。     生怕被老头儿撞见,我匆匆憋了一眼就往厨房走。丑老头儿已经吃好,拿着一根细柴靠在凳子上挑着牙齿,这悠哉样,让我看了心烦。     指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丑老头儿也不讲究,张张嘴:”吃吧。”     乍一听,便是攥紧了拳头,就算是家里养头牛,在耕了几亩地后,也要让它吃个饱吧?这两日啥脏活累活全包揽在我身上,吃的却是这残羹剩饭,也只有黑心才做得出如此事情。     在现实面前,我不得不低头,嫉世愤俗远远不如一顿残羹剩饭来的重要。起码后者能让我填饱肚子,看了眼吃剩的馒头,我笑了出来:”前辈,你吃饱了么?”     对于我这种知道理,明是非的表现,这丑老头倒是摸着山羊胡点点头。     拿起馒头,肚子着实饿得慌,顾不及面子,狠狠一口。软软的,香得我来不及嚼,便是咕噜一咽。     拍了拍我的肩膀,丑老头说自己还有点事,吃完后把这些碗筷收拾了。     在这里,唯一的油水就是那要过冬的肥兔,不过每次父女两吃的抹油,我却只能站边儿上干瞪眼。这油水明显我是捞不到的,当下只有狠狠的咬到冰凉的馒头上。     那吃剩的鸡蛋,愣是被我舔的干净,掺着馒头送了些,肚子倒是被撑得圆圆鼓鼓,可惜没啥营养,一泡shi就拉了。     收拾碗筷,趁这个功夫打会盹儿,连续劳累了几天,身子撑不住。     这个盹儿一打便是大半夜,瞧见父女两还没有来,当下我来了心思。看看能不能趁这个机会跑出去,一旦离开了这里,天高任鸟飞,这恶魔父女饶是能耐在大,也无法在这十万大山中寻出我。     探出头一看,这念头便落了空,屋子周围有好几只厉鬼守着。我这点能耐,怕是还没有离开屋子就会被发觉吧?     到时候,伤筋动骨恐怕都是轻的,就怕两人一刀斩了我,丢进那大水缸里熬制个几天几夜。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一道大劫,熬过了海阔天空。     看着那屋子里面隐约中人影闪动,我这心里跟有猫爪子挠似的,不看个所以然,难受!     当即猫着腰往那边走去,透过缝隙一看,刚才吃到肚子里的馒头差点吐了出来。父女两人竟是在屋子里面熬制着那两具尸体,这水煮干了,尸油也是流了出来。     满满一大缸,全是腥臭无比的尸油。     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却是没能忍住,在这股腥味的刺激下,弯着腰杆干呕起来。讨讽丽弟。     小妞丢小手中活计,冲了出来,看见我吐得稀里哗啦。嫌弃的捏着鼻子,埋汰我说:”废物,没这点本事,还敢偷看。小心我斩了你,丢大水缸里熬制尸油。”     我心一紧,如今这个秘密被我撞见,会不会冲我下黑手。     不过转眼一想,这两人的秘密被我撞见的还少么?要下黑手的话,在他娘的给我整死在半路了。     强忍着呕吐感,我挤出笑容说道:”岚姐,我就是寻思着自己能不能帮忙?”     ”岚岚,进来吧,莫要吓到了他。”     屋子里头,丑老头儿淡淡的说了句,生怕这小妞对我又是一顿拳脚之痛。     在硬朗的身子骨,也经不住这般揍。     照这样下去,身子还真会落下了啥病根,这一切,都要拜小妞所赐。     每当看见她,我大脑里面总会涌现出一个念头,杀了她。     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小妞转身就进去了。     生怕自己讨嫌,想要回屋子里面休息,却是看见周围仿佛有人影再闪动。难道是阿婆和许雅她们追上来了?心脏猛的缩了下,一阵狂喜涌上脑袋瓜。     屋子里熬制尸油的丑老头也是走了出来,用那只丑陋的鼠目打量了一眼四周,冷笑一声:”各位,深夜拜访小老汉遮雨之地,为何不现身一见?”     话落,那暗中的人影自知暴露了踪迹,便是不在躲躲藏藏,干脆走了出来。     来人是三名又高又壮的大汗,用那一副粗嗓门儿吼道:”道老汉,杀了那么多的人,如今想要一走了之,这老天怕是不允?”     眼见不是阿婆她们追上来,当时我挺失望的,没有什么比希望破灭更能打击一个人的精神。不过这几人若是胜了这老头儿,我也能趁这机会逃出去。     瞧他们这种模样,应该是寻仇的,到时候跟他们讲清来由,应该不会为难我。     几人穿着黑色劲装,背上各自背着一把开山刀,那锋利劲儿,一刀斩下来,即便是丑老头也得暂避风忙吧?     ”咦,这老小汗身边何时多了个人,怕是一伙,待会儿尽管砍杀,不要留下了活口。”     我心里咯噔一声,得,把我当成丑老头这边的人了。不行,要找机会跟他们撇清关系,可不能不明不白的挨了刀子。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三人抽出亮晃晃的开山刀,扯着嗓子一声闷后,便是动作狠辣的朝老头儿身上招呼。     好机会,心里感叹一句,我绷紧了身子,准备夺路而逃。只要逃出这里,就第一时间去找阿婆和龙十八他们,随即来抄了这个老窝。     到时候没有遮雨之地,更没果脯之物,看你们能坚持几天?我一定要踩在那小妞儿脸上,讨回前段时日那些羞辱。     刚生出这个念头,一只白皙的小手搭在我肩头上,小妞轻飘飘说道:”就算我们不能分身,老爹养那些厉鬼也能给你撕个稀巴烂,最好给老娘安生一些。”     眨眼时间,两人就和丑老头厮杀一样,招招狠辣,要是没有躲闪开,结局就是横尸当场。至于剩下的那个人,手持开山刀冲我和小妞就来了。     我赶紧吼了句:”老哥,咱跟那对儿狠心父女没啥关系,我是让他们掳来打杂的,怕是活不过一段时间了。”     那人把这话听进去了,刀锋一改,便是朝着小妞劈头砍下。     小妞往后一退,指着我骂:”好你个小子,表面服服帖帖,暗中却这样腹黑,看来等着见事情过后,得给你一些苦头吃。好让你知道,逆了主子是没好下场的。”     眼见这种情况,我们还骂的狠,那人更信我的话了。     说道:”和我一起砍杀了这个女魔头,此人心狠手辣,漠视生命,留在世间也只是作恶多端。”     这句话,说道我心坎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