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4话 羞辱...

第004话 羞辱难忍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妞儿不乐意了,樱红的小嘴一撅便是要来拳打脚踢,一副赐你一颗丹药不磕头谢恩就罢了,居然还敢质疑的模样。     这讨人嫌的样儿。让我翻了个白眼,心想小爷怎么知道这颗丹药是不是专门要走我小命的玩意儿?     丑老头儿闭口不言,却是笑眯眯的瞅着我。今天这颗丹药无论如何是要吞下去的了。否侧要是惹得父女两一个不高兴。我许越的倒霉日子也就到头了。     好死不如赖活,这些天虽说吃了不少罪,但能保住小命便算好事。     心一横,我仰头吞下这颗丹药,味道古怪无比,跟吃了地上的一撮灰似的,呛得我眼泪打滚,咳了好几分钟。     ”这可是老爹炼制出来的好玩意儿。多少人想吃都没有好路子呢?知道么,老爹在江湖上可是响当当的邪丹王......。”     这炫耀话语没有说完,便被丑老头大声喝止。     小妞儿也是反应过来,当下眼睛一瞪,朝我肚子上就是一脚。意思很明显,如若不是我这般不识好歹,她也不会无意间透露给我这么多的信息。     这些日子吃了那么多的苦,这一脚还是能忍下去的。     在忐忑的等待中,我并没有发现自己七窍流血,浑身腐烂而死。倒是身上这些流脓的伤疤好转一些,一夜时间,我又生龙活虎起来。     那玩意儿,果真算得上好东西。     邪丹王,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儿居然是邪丹王,老爹当年到底是何等能耐。居然能和这种人物有过来往。     连续赶了几天路,在深山中终于来到了父女二人居住的地方,这简陋小屋,虽谈不上冬暖夏凉,但也能遮风挡雨。     周围随便一围,人居住的地方便是显露了出来,这里林子深密,阴暗无比。倒是想不到还有这世外桃源的地方,周围野花盛开,蝴蝶飞舞,连我都忍不住叹了声:”好地!”     难得这句话对了小妞的心思。她回头冲我笑道:”怎么,没见过吧?”     我点点头,说道:”岚姐,这里真好看。”     那晚,我听见老头叫这个小妞岚岚,便是在岚字后面加了个姐,果然喊得她眉开眼笑。瞧见这种模样,我暗中松了口气,不是自己贱,而是为了少吃一些皮肉之苦。     她对我招招手,让我进去,却是发现一大堆柴火没有劈好。眉头跳动了几下,得,今儿又要伤筋动骨了,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怪不得冲我笑的这么温柔?     一把大斧头,我两只手才能勉强的提起一些,小妞儿搬了个凳子做在边儿上,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本书看。     至于我,往手掌心吐了吐沫星子,搓了搓,抡起这大斧头就可劲儿劈。柴没劈开,反而震得膀子发麻,小妞儿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骂道:”废物。”     说完,她站起身来走到跟前,单手持斧,举起来往下一劈,这云淡风轻的一劈,居然吱呀一声,腿粗的柴应声倒下。     我算是涨了见识,这一身能耐,难怪我在她面前跟小鸡崽子似的。不过转眼一想,她有个号称邪丹王的老爹,平日怕是没少吃上好药材,用这幅好身子倒也不奇怪。     要是我阿婆也有这种本事,我不夸大的说,一只手撂翻这小妞儿也富裕。     我学葫芦画瓢——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学的,关键是想要看看是不是按照那种姿势力气就大上一些。     当虎口被震得发痛时,我失望了,这压根儿没什么技巧,全凭一身本事。     看着这堆积如山的柴,我心里复杂起来,要是劈完这些得榨干了我的身子。感受到小妞那不怀好意的视线,我咬了咬牙齿,硬着头皮往下砍去。     而她则是捧着一本书看得如痴如醉,看到高兴之余,还不忘用手指比划一下。     而那丑老头,从来到这里后便是没了踪影,尽管这样我也不敢心生逃意。离开之时,丑老头可是当着我的面揭开了那些坛罐,我亲眼看见一道道面貌丑陋的恶鬼往四周飞出去。     我可不认为自己的能耐可以瞒过这些东西,当下只有老老实实,如同看家护院的狗一样。     我也试过看看能不能溜之大吉,只不过当看见屋子四周被一道道狰狞的鬼魂围起来时,我打掉了这小算盘。     只要敢踏出一步,我便是有理由相信,小妞一定会让那些鬼魂把我撕个稀巴烂。     ”别寻思了,这地儿除了我和老爹,没人能来去自如。不想伤了小命,那就给我老实一点。”     在挨了一顿揍后,小妞儿冲我丢下这句话,指着屋子吩咐:”去把今晚的饭做了,今晚老爹回来之前,要是没有把饭做好,到时候非要你好看。”     在习惯了这些性格后,我知道倘若摇上一下头,接下来肯定又是一顿胖揍。深深看了眼这个心肠狠毒的小妞后,我暗中咬牙,将来偿的就是你今天做这些孽。     抱着劈好那些柴,进入厨房后,摆放着一些吃食。看来这对父女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只不过这里离我们那儿怕是有好几天的路程。     这深山老林,更容易迷了方向,看来一时半会儿许雅她们是找不到我了。而在这段时间内,我需要做的就是抱住自己的小命,可不能让许雅她们从那些罐子里找到我的尸体。     不然,阿婆会崩溃的。     这几天我是逆来顺受,尽管小妞对我非打即骂,但迎上的永远是我那张恭敬的小脸。好几次她都拧着我的耳朵骂我贱,那天晚上的魄力哪儿去了?     表现上对她服软,心里却是暗自想着,想要看我那晚的魄力么?候着吧,你会看到的,用丑老头的话来说,那就是到时候你莫要后悔才好。     见我没了之前的那般反抗,小妞顿时心生无味,让我赶快做好了饭,姑奶奶饿了。     炒了几个鸡蛋,揉了点开馒头,我这手艺还算过得去。光是这股香味,就让屋子外的小妞看不进去书,老往厨房跑。     无奈下,我打开蒸笼,摸了个馒头给她。小妞儿把滚烫的馒头丢到左手,又丢到右手,恨不得一口吞了这个白白胖胖的家伙。     闷了一口,小妞儿烫的张大嘴,不停吸气儿。     ”好好吃,不错,我看你越来越顺眼了,以后伺候了我和老爹,有你的好。”     我赶紧堆出笑容,点头哈腰笑道:”多谢岚姐提拔。”     ”小婊砸,你给我走着瞧。”     心里暗骂了句,我又从里面摸出个馒头,这小妞儿也不顾自己的吃相,三两口就是一个下肚。烫的眼泪打滚,却伸出手来:”再给我摸一个。”     尼玛,怕是没等那丑老头儿来,就要被你这头猪吃完了。不过可不敢想出来,反正用的又不是我家的面和柴火,你高兴,我免了一顿狠揍,何乐而不为。     当下一只手摸出两个,抬了鸡蛋让她掺着吃。     ”岚姐,味儿咋样?”     我笑眯眯的问了句,结果这小妞反手就是一巴掌,我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痛。     这不高兴了也是一巴掌,高兴了也是一巴掌,有其父必有其女。能教出这种没礼貌的女儿来,那个老头也不是啥好东西。     我也急眼了,捂着脸说道:”你这个疯子,干嘛又往我脸上招呼呢?”     小妞昂了昂雪白的下吧:”你给我吃完了,老爹回来后咋办?看你年纪不大,这么腹黑,等长大了肯定不是啥好玩意儿?”     得,还会关心下她老爹吃啥子啊?倒是没见我当牛做马,好心给你摸馒头吃,反倒怪罪我头上。     再说这馒头是下了你的肚,小婊砸,这脸皮还真是忒厚了呢。     见我眼泪汪汪,小妞自知理亏,当下柔言安慰了几句:”哎呀,算了,你在赶时间蒸两个吧,别到时候饿了你。”     摸了摸脸,我胸腔子里憋着一股火,怒气全部撒在了面团上面。看着走出屋外的小妞,我往面团上啐了一口老痰,吃我的口痰去吧。     啪啪柔了几下,也没了之前的兴致,丢蒸笼里面就不管了。倒是把吐了口痰的馒头放边儿上,没吐的又放另外一边。     这香气引得人肚子咕噜叫,这几个馒头下肚,小妞又背着手进来了。把头凑蒸笼跟前深深吸了口,做出陶醉样儿:”再给姐摸一个出来。”     我冷笑一声,打开蒸笼,摸出那个吐了痰的。小妞也不怕滚烫了,张开嘴可劲儿闷了口,自夸我:”不错,这手艺还算可以。”讨讽讨弟。     我站在边上冷笑不断,问道:”姐,味儿咋样?”     她点点头,直说香。     哼,小婊砸,你也有翻阴沟的时候,以后时间长着呢,包你一天换一个口味。     小爷高兴了,能让你美滋滋咬上一口,要是不爽了,指不定给你们加点啥佐料呢。     晚上丑老头也是回来了,他浑身是血,一进来后抓起馒头啃了口,说道:”那些不知死活的,跟我邪丹王斗死活,当真是活腻了。”     倒是小妞儿问道:”老爹,今儿整死几个?”     老头儿指了指屋外,说道:”来追我们的人能耐越来越大了,今儿就杀了两个,过会儿拖到屋子里面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