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3话 心狠...

第003话 心狠手辣

    见我小脸着实一阵难看,这小妞咽了兔肉,往我身上抹掉了油,便是那般盛气凌人的笑道:”这你也看见了,倘若惹得我们不高兴。杀了你,分了块儿,练成一只小鬼。永世不得超生。”     我被她吓得身子一绷。下意识的往边儿上缩。     倒是独眼老头儿笑道:”一些闲暇时候弄的小把戏,上不了台面,莫要害怕。”     不怕?当小爷白痴呢?不过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只得赔笑:”前辈以后要是有何吩咐,尽管说就是,我一定会照办。”     我现在是恭恭敬敬,赔笑赔得嘴角都快抽筋儿了。     这两个人性格让人摸不透,前一秒笑嘻嘻。说不好下一秒又是一顿皮肉之苦。想要活下去,就不能逆了他们的意思。     这大半夜忽然出现把我掳了去,到底是啥身份,这些我到现在一无所知。只是昨晚从他们之间的谈话中猜出,这两人怕是和我老爹有些过往。     栗子山现在是啥情况,我也犯了迷糊,只能暗中祈祷阿婆几人不要出了事。     昼伏夜出的走上几天,这林子越来越深,到现在我可算是没了逃跑的心思。因为昨晚趁他们不备,猫着腰没走上两步,便是看见一道又高又壮的影子堵在我前面。     当时夜黑,我也没看清那疙瘩到底是啥玩意儿,瞧见我想要半夜摸走。那小妞儿顿时就来了气儿,那一顿狠揍,让我躺在地面痉挛般的抽抽。     老头儿见我快要撑不下去了。这才摆摆手阻止了小妞儿。     怪不得他们能安然入睡,搞半天是在附近做了手脚,也不怕我摸走。     ”哎,过来,帮我揉揉脚。”     黑了夜,加上周围林子深密,我这才能瘫在地上休息几分钟。那小妞愣是见不得我清闲,才刚刚坐地上,她就开始指手画脚的。     在心里我把她祖宗十八代问了个遍,嘴上却是不断赔笑,赶忙过去帮她脱了鞋。轻轻地揉着。     我知道要是自己刚才晚上一步,可能又跑不了一顿狠揍了。     小妞儿对男女之别没啥概念,见她被我服侍得舒舒服服我才松了口气,等她睡着后,我算是能眯上一会儿了。     她的小脚是又白又软,这走上几天,也没点啥臭味。倒是我的,要是脱了鞋子,臭味儿得把这里笼罩起来。     我眼睛不停的往她脸上瞄,生怕弄疼了她,现在对于这个小恶魔,我算是被她治得服服帖帖,这眼睛一瞪,我就没了脾气。     听见均匀的呼吸传来,我这才松了口气,把那对小脚丫子甩一边,走了一天,眼皮儿开始打架。     刚要睡死过去,却见老头站边儿上定定的瞅着我,那只鼠目说不出来的平静。我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睡意全消,难不成这丑老头儿要对我下杀手了?     毕竟和他们走了这几天,啥秘密都被我看了去,还真怕这父女两一冲动,把我分了尸,塞进背篓里那些坛坛罐罐喂鬼去了。     心里再不情愿,我也只能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问:”前辈,有什么事情么?”     他摆摆手,说莫有事,累了就去睡吧。可整个人还是怪怪的看着我,就感觉身子骨里里外外全被那只鼠目看了去。     当下讪笑一声,翻个身装成睡觉样子,心里却是想着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儿,谁知道这恶魔妇女会不会哪天给我整死了。     为了活命,不得不逃,如果被逮到了,大不了忍受一顿皮肉之痛。看她们样子,虽然对我凶得紧,但也没杀我的意思。     我许越想不到居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村子里一屁股事儿等着我去解决。     除了想法子溜之大吉外,就只有期盼着许雅找到我了,从这老头儿的表现中不难看出,他是真怕许雅这个神秘女人。     这些时日,我也赔了不少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恶魔小妞下手到也没之前重了,不过我身上现在可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随便按一下,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劲儿。     惹急了小爷我,把你这些坛坛罐罐全给摔碎了,嘿嘿,到时候看你们傻眼不?讨讽布划。     眼睛一闭,没见那些狰狞面孔,倒是满满一地都是吃的,连续走了几天,吃的是残羹剩饭,我这年纪挨不得饿,等放松下来时,身子骨虚成了鸟样。     看着眼前这些鸡羊牛肉,就是吃不着,当下也只得咽口水。有句话咋说来着,望梅止渴,咽了一肚子的口水,终于是眼前一黑,睡死过去。     当然不容我恢复一点力气,睡梦中就感觉到有人在我身上一阵踢打。揣在那些淤青的伤疤上,痛得熟睡中的我直吸冷气。     睁开眼睛,恶魔小妞趾高气扬站边儿上,那双小脚丫子都快踩进我的嘴里。虽说知道这脚丫子是又白又好看,被这般羞辱,我哪儿能不火。     当即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道:”你踩着我,怎么起来?”     ”这不是我的事,给我快点。”这小妞儿蛮横不讲理,越说越来劲儿,往我脸上使劲儿的造了下,我何曾受过这些屈辱。     当下是攥紧了拳头,心想就算踩颗石头都能搁得你脚疼,就别说踩着一个人了。     刚要发飙,却感觉到冰冷冷的视线看向我们这边,我没了火气,小妞儿也是撇撇嘴,没有继续为难我。     ”小婊砸,咱儿走着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指不定谁辉煌。当年韩信还胯下受辱呢,这点委屈都吃不了,还能干嘛?”自我安慰了下,心里的阴霾也是散开大半。     站起来,我背上背篓,安静的跟在他们身后。这进了十万深山,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老虎都有打盹儿的时候,在这些地方,只要你们一个失误,我就能跑得无影无踪。     想着,我嘴上不自觉露出一个笑意,死灰的心有多些期望。     至于那天妖四相,早就让丑老头儿给抢了去,许雅说这玩意儿除了我根本没人拿得起来。这句话,我选择了相信,可丑老头不知道用啥办法拿起了这天妖四相,耍的虎虎生威,还真有点那么回事。     恶魔小妞儿不但拳脚上让我吃吃尽了苦头,就连说话也是不给我留一点面子,忒狠毒了。     能忍到这种地步,我也夸自己机智,要是如不了他们的意,估计得下黑手。     一想到自己被分尸后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恶寒,脸上的恭敬笑意不自觉的多出几分。     走了大半夜,我肠子跟打结似的,拧巴着疼。最后两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恶魔小妞儿见这样子,冷着脸往我走过来。     不用猜,铁定要伤上加伤了。     倒是丑老头一声大喝:”得了,在这样下去这小娃儿受不了,现在好些人马再找我们,要是他落下了毛病,耽搁了行程,被他们追到的话,到时候免不了一翻你死我活。”     小妞对于她这个丑老爹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狠狠瞪了我一眼后,干脆看向别处。     看来以后得和这小妞儿套点近乎,这样难免了不少狠揍,只不过这个女人喜怒无常,无端凶恶,找不准话题,只会让她心生恶。     到时候怕是会起了相反的作用。     这人,要慢慢的看。现在他们掳了我,应该有啥目的,倒不会直接伤了我的性命。再说这丑老头应该知道,要是伤了我,阿婆和许雅她们能追到天涯海角。     无缘无故多了几个不死之敌,他们也是不情愿看到,要想办法套出他们的目的,这样以后做事心里才好有个分寸。     我这几天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半路整死了我,练成小鬼。     这老头倒也不会平白无故的为难我,这才是最大的威胁,我知道这丑老头不动手也就罢了,这一出手,要的可是我的命。     他对这个女儿,喜爱的紧,只要讨好了这恶魔小妞,少受罪不说,还能有着一层保障。     嗯,就这样,但要循序渐进,忙不得。     又走了两天,我发现追这对父女的人不止一两波,也不知道她们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想要她们死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我们村。     我还挺害怕有朝一日那些人追上我们,将我当做了丑老头的人,一刀把我给斩了。     那时候,裤裆掉进了黄泥巴,不是屎也是了。     不过这明显是我瞎担心,过惯了被人追杀的日子,老头儿应付这方面算是得心应手,能把那些人甩得远远的。     我也知道丑老头跟阿婆和许雅她们结仇的原因了,这多个仇人少个仇人,对于现在的丑老头来说,根本没啥关系。     眯着眼睛半靠在树根上,浑身火辣辣的痛,当下那颗心沉入谷底,这种情况我哪儿能不知道,伤口感染了?     得,我是要间接的死在这恶魔小妞儿手里了。     老头眼睛一眯,便是把我身上这些伤痕看的透透彻彻,当下一脸肉痛的拿出一颗丹药给我,黑漆漆的,跟泥搓出来的一样。     我可不敢乱吃,拿着这颗丹药直打鼓儿,心想会不会见我耽搁了他们的行程,打算下狠手吧?     毕竟要明着面儿整死我,到时候免不了一些挣扎,倒不如一颗毒药来的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