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2话 百般...

第002话 百般羞辱

    ”你他娘的神经病么?”忍无可忍的我爆发了,眼睛一瞪,便是吼出声来。至于后果不就是一顿狠揍么?我也是破罐破摔了,逼急了眼,得咬你一口肉。     小妞明显没想到这人揍成这样子。还有力气耍横,当下是一愣。紧接着一股寒意便是从她脸上升起,一脚蹬在我后背心上。当即身子里的那口气儿。岔到了嗓子眼。     他娘的照这样下去,我得被她活活打死,摸了块石头,反手就朝她甩去。小妞儿咋能想到我性子这么倔?石头一甩,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砸在她胸脯子上。     当即一个印儿便是留在了上面,我冷笑一声,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东西了。     谁知道她只是冷冷看上我一眼,拍了拍衣衫上的那个石头印儿。自个儿坐在树根下。     ”你刚才已经死过一次,不过是我饶恕了你,以后你这条命就是我的。”她淡淡说道。     我一听,顿时气急反笑,这是哪门子歪道理?     深吸一口气,我软在小妞边儿上,挨了这么一顿,也没啥心思跟她争执这些东西。先想法子离开这里才是正事,不知道这两个半路杀出来的人到底是谁,又和老爹他们那一辈有何恩怨?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冷不丁的,我朝她说了句,昨晚我清楚听见那丑老头儿吩咐小妞儿,好像去啥鸟不落等着他。却是现在都不见人影,估计出了意外。     我能想到这里,小妞儿自当能想到这里。当下便用这点来吓她。谁知小妞软硬不吃,淡淡说道:”真到那个时候,我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要是碰到个正常人,兴许哥们儿还有逃命机会,谁知道这人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     我也懒得浪费口舌,自己有多少斤两也知道,这些法子行不通,那么只有等待机会了。这个机会兴许稍纵即逝,一旦消失,那么下次再出现机会。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与其在这方面浪费精力,倒不如注意着点。     小妞儿没有在催促,这应该就是鸟不落了,这一等便是大半个中午。     只不过当傍晚时,那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儿来了,此人浑身是血,唯独那只鼠目闪烁着阵阵精光。     看上一眼,我竟是毛骨悚然,忍不住的往树根上靠了靠。     小妞儿跳得欢蹦儿,拉着老头儿的手撒娇,跟之前的恶魔风格,完全就是天差地别。     啐了口,小老头儿看着我说道:”此地不宜久留,那个女人发了疯似的,要不是小老汉我跑得快,早被她们留在那里了。”     长长吐了口气,我算是绝望了,这小老头儿能耐不在阿婆之下,在龙十八和阿婆联手之下,还能这般容易掏出。     我的好日子,怕是也到头喽。     踹了我一脚,小妞儿昂了昂下吧,说:”还不快走?”     小老头儿仔细盯着我看了会儿:”让小老汉暂且先摸上一摸,可好?”     这人可是心狠手辣,为了保命,我忙不迭的点头:”摸得,摸得!”     他那只手把我全身摸了个遍,这感觉怪怪的,身上也是起了层鸡皮疙瘩。从脚掌心儿摸到大腿,又从大腿摸到胸腔子,甚至连指甲壳也是端量了许久。     ”不错,不错,这体质连小老汉也只能摸出个一二来,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君子,暂且先等上一段时日,等小老汉恢复后,自然取你们小命儿。”     咕噜咽了口,那头皮一麻,我讪笑着,用近乎讨好般的口气说道:”前辈,不知道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你?”     老头儿冲我眨了眨那只鼠目,嘿嘿一笑便没了动静,我愣是被搞得毛骨悚然,抱着膀子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爹,那女人没伤着你吧?”     小妞儿抱着老头儿的手,担心问了句。     爹?我大跌眼镜,别告诉我是亲生女,这么丑的老头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来,这忒他娘的荒诞,基因变异也不大可能。     问题是,这世界上奇怪事儿还算少么?     ”莫有事,那女人当真是恐怖得很,在老虎口中夺食,能保住小老汉的性命算是运气好喽,赶忙走吧,莫让那女人追了上来。”     嘿嘿一笑,老头儿丢下一些东西,让我背着。     这些玩意儿从来没有见过,是一些坛坛罐罐,上面有做工精致的符篆封住。刚背上身,一股寒意冻得我手脚僵硬。     尽管心里好奇得紧,但也不敢多问,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老头儿没说什么,倒是这小妞不依不饶,跟看我不顺眼似的,不等走上几步,屁股无故一痛。     我转过头去,本想冲她瞪眼睛的,不过一想到这老头儿站在边上,也就忍了这羞辱。讨投讽血。     ”咋滴,看你样子似乎是不服?”     我连连点头,又是赔笑,又是叫姐的:”服,服。”     紧接着又是一句怂货,我撇撇嘴,心想自己要是不怂上一些的话,估计早就被你们整死丢林子里了。     这怂既然能活命,那么就先怂下去,一些拳脚之痛,我还是忍受得了的。     和喜怒无常的小妞比起来,老头对我倒是'好'上一些,最起码不像她那样,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     不过对于这个小恶魔的举动,老头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晚上,老头儿取出从背篓里取出一罐,揭开符篆,随后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冲到林子里面。当下汗毛根根倒竖,差点忍不住怪叫出来。     不出三五分钟,一只山兔往我们这边'飘'了过来,就像摆脱了地心引力一样。可我却是深深知道,有什么东西拖着这只山兔。     为了活命,我大献殷勤,生火烤兔,边儿的小妞直咽口水,那视线在兔子上来回扫动,恨不得要用视线吃了一般。     今天倒不见她吃馍,那干梆梆的味道还真让人厌恶,如果不是饿得发慌,我还真吃不下去那跟石头块子硬的玩意儿。     说起这烤兔,我也有点本事,以前没啥吃的,就喜欢往山子里面钻,有些时候从早爬到晚,就是想尝上一口鲜儿,尽管大多时候都是铩羽而归。     小老头儿夸我懂事,说越看我越顺眼。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掳走我到底是有啥目的,但我知道只要自己听话,到伤不了性命。     把考好的兔子递给老头儿,父女两倒是吃的满嘴流油,只我在边上直瞪眼睛,口水迅速分泌,咽了一口又出来一口。     这吃点东西应该没事吧?想着,我伸出手去想要从兔子身上掐点皮来过过口瘾。     结果手背一疼,发现小妞儿用棍子往上面打了下,骂我说:”主子都没吃完,你敢上桌?”     摸了摸火辣辣痛的手背,我肚子倒是不怎么饿了,光是吃这些气都能给吃饱了。     老头往兔子上面切块给我,仿佛我从上面掐一点会污染了这只兔子似的,而且这块还是兔子屁股,两人谁都不吃。     没法儿,我咽了口,忙不迭往嘴里咬一口,烫得我眼泪打滚,赶紧放手里吹上一吹,随后来了个满口香。     在活命的时候,也不顾那些所谓的面子了,能多吃一口算一口。     见我吃的这般着急,小妞鄙夷的看了我眼:”小心撑死。”     这块肉也不怎大,巴掌大小,两嘴下去就只剩下点骨头。我吃的细,顺着骨头上吸,最后实在没味儿了,这才回味无穷的丢掉骨头。     只不过骨头才落地,就见有什么东西一嘴咬住,随后黑暗中传来咯嘣咯嘣的骨头碎裂声。     而父女两对此见怪不怪,我清楚感觉到自己的眼瞳正在急剧收缩,他们居然......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