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29话 决死...

第029话 决死一战:终章

    ”不好,杨娃娃。”     在压抑的气氛中,我一声怪叫,咋把这茬儿忘记了。现在杨娃娃被我弄到了栗子山,虽说放在大树叉上面能防野猪之类的玩意儿。     但在九世凶婴面前根本不够看。     这个女人不能出事。在阿婆他们疑惑的视线中,我转身就跑。刚才大意了,要是她出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让她背后的人报复。这连累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阿婆她们也跟了上来,刚才和九世凶婴拼死一战,消耗了太多体力。现在还能勉强跟在我身后,也算是她们的本事。     倒是许雅站原地没有动,她眼睛里面只有青铜棺材里的尸体,除此之外,一切显得无关紧要。     离着老远,我就听见山背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叫声持续了一秒不到的时间就戛然而止。我的心脏猛缩一下,紧接着大脑嗡一声,全身冒出了阵阵冷汗。     跟在后面的阿婆开口道:”得了,别过去了,她已经死了。”     心里尽管已经相信杨娃娃死了,但不亲眼看见我是不会罢休的。当即提着天妖四相,往杨娃娃那个方向跑去。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我步伐慢了下来,这血腥味的源头正是从杨娃娃那个方向飘过来的。     往前走了几步,那颗歪脖子树上面,杨娃娃睁大了眼睛,她身上的血液滴落在树根上。一眼看上去,好像这棵树在冒血一样。     走到面前,看着死不瞑目的杨娃娃,我胸腔子里涌现出一股无名怒火。不知道是恨九世凶婴还是在恨自己。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能干嘛?     ”这事情怨不得你,能把她带到这里,也算仁至义尽了。”龙十八淡淡的看了眼杨娃娃,见过太多死人的他,脸上也没有多少情绪波动。讨投讨技。     和那些人比起来,杨娃娃的死相算体面了,浑身上下就只有脖子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我把她从树上放了下来,想要帮她合上眼睛,可是杨娃娃那双眼睛就像凝固了一般,根本合不上去。     阿婆皱起了眉头,说道:”娃儿。朝她身上补一剑。”     我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人都死透了,再说我们之间也没有血海深仇,用不着这样残忍吧?     ”死不瞑目容易多生事端,现在我们兴许没啥仇怨,等她出来兴风作浪时,这愁怨可就大了。”     阿婆了解我的性格,当下又慢慢解释了句。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不像之前净干蠢事了,提起手中的天妖四相,我冲杨娃娃说了句:”这都是命,你也不要怪谁,要怪就怪你们太贪心吧。”     噗,天妖四相很轻易的刺穿杨娃娃的尸体,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双目不合的杨娃娃,被我用天妖四相刺穿身子后,居然是紧闭起来。     ”实在不行的话,把尸体烧了,谁也找不到。”阿婆自然知道杨娃娃死在我们村子,意味着什么,对于这种报复,她根本毫无办法。     我摇摇头,说道:”无论有没有找到她的尸体,那些人都会迁怒这个村子,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村民离开这里。”     说完,我苦笑起来,这根本行不通。让这些人离开这个生活了几辈人的村子,这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倒是龙十八出了个主意:”没事,如果那些人真的要报复,那我们就亲自去找他们,看看他们是要命,还是要报仇?”     对于容易走极端的龙十八,我和阿婆也没有办法,不过他说这个办法也的确让我心动了。     真没办法,那么我就陪着龙十八走一回极端,死都不怕了,还能怕什么?     ”那九世凶婴该咋办?”     我看着他们问了句,现在那只超级厉鬼就在栗子山的某个地方,真想躲起来的话,我们还真没有办法。     ”杀!倘若这凶鬼逃出了栗子山,可谓是一场浩劫,这莫大的天下,真没几人收拾得了。”     阿婆脸色一横,心中便是生出了煞气,不除掉这九世凶婴,晚上睡觉都是踏实不了。     我倒没啥多余的话,听见'杀'子吐出,攥着天妖四相的手不知不觉又紧了几分。     只是,心里别扭得慌,那狗曰的不安感如影随形,看架势不把我整个精神崩溃,是誓不罢休了。     呜呜,阴风不断,这栗子山在死了杨娃娃后,是又冷又黑。要不是依仗着见过点世面,学到点皮毛,还真就两腿一软做地面了。     阿婆顿觉有异,怒目横瞪,大喊一句:”何方神圣,鬼鬼祟祟?”     龙十八也是沉了脸色,一副如临大敌模样,不过他那脸上虚汗充分说明,那颗心也是虚了大半。     周围静得出奇,实在不像有啥神人隐秘暗中,这斗九世凶婴本该是一桩辛苦事,也是一桩大善事。     不过瞅阿婆和龙十八那副样子,我就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没跑了。     涉世未深的我,还是不懂得人心之险,如果是换做了我,今晚铁定是要吃一个闷头亏,搞不好丢了性命也是情理之中。     从踏进这栗子山第一步开始,我便是察觉不到这疙瘩地,除了我们几人,竟是还有他人。     ”好眼力,江湖人称烟三婆,果然是和传说中那般,能耐通天。”     一个老头佝偻着腰,杵着拐杖,一只眼睛上伤疤憎恶,叫人看了反胃不停。至于另外一只眼睛,犹如鼠目那般阴险狡诈,丑,这是老头给我的第一印象。     再他身边,倒是有个水灵灵的小妞儿搀扶着他,此人年纪十八有九,都说人以群分,物以聚类,能和这小老头儿走一起的人,怕是也有着一颗黑心。     这人长的倒是漂亮,美目俊脸,小嘴樱红,那高挑身材更不是这个年纪所能具备的。     这小妞儿样子平静,似乎没见过世面,那双美目咕噜转动,好奇打量着我们几人,却偏要做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这多少不伦不类。     老头儿鼠目一转,紧盯着我,嘿嘿直笑:”不错,不错,是块上好的玉石,掌在你烟三婆手里,算是奇物蒙尘了。倒不如交给我,让他洗尽铅华,闻名于天下。”     几人似乎认识,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我沉下了心。     阿婆衣袖一摆,颇有高人风范,朝着这丑老头就是一顿阴阳怪气的嘲讽:”呵呵,一语活着的时候,咋不敢来我长水沟指手画脚,他前脚才走,你便后脚出来,当真是小人的作为。”     这样子,怕是当年的仇人找上门来了,阿婆和龙十八和九世凶婴斗得个你死我活,现在也没点啥反抗的力气了。     老头儿不知两个人的深浅,之所以现在没有出手,可能就是在试探一二。     阿婆当然是将计就计,一副绰绰有余的模样,给人一种'你若敢出手,我定当把你留在这里'的感觉。     老头儿还真被吓到了,摸了摸两撇山羊胡,那只鼠目迸发一阵精光:”林一语拐走我门天才,让我们蒙受天大损失,这个人才等上千百年也不见得能碰上一个。如今被你儿子拐走了,这不闻不问,怕是说不过去。”     说着,老头步步紧逼,看样子是等不及要出手了,前有九世凶婴,后有这一老一少。我们的处境还真是进退不得,阿婆捏紧了手,看向十三聚阴坟方向。     许雅不知道为何还没有过来,这个女人神秘得紧,她出手的话恐怕能控制下这种局面。     这老头儿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白了,就是想要掳走我吧?     也不知道这人打的是什么算盘?     ”别瞎瞅瞅了,那个女人早被我困在了坟墓跟前,这一时半会儿怕是帮不到你们喽。”     话落,这老头儿脸上涌出一股狠劲儿,探手取向我阿婆心脏位置,这三指弯曲,要是被抓个结实,兴许能给我阿婆的心窝子给掏出来了。     阿婆倒也不惧,反手一掌便是拍了过去,乍一看,这两人一出手就要分出个胜负来。     那小妞儿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趁老头儿和阿婆激战之时,居然是把注意打在了我身上。     我心想这小妞儿小胳膊小腿的,今儿看小爷不给你留下个深刻印象,这样想着,舍弃天妖四相,抡起拳头就往这小妞儿身上招呼。     她出手也忒他娘的阴毒,这一抬脚,就是朝着我命根子踹去,要是慢上个几秒钟,可了不得。     膝盖两边一顶,有惊无险的挡住了她,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带把儿的,力气咋比我还大。一脚踹得我两边发麻,站都站不稳。     不等我有所反应,小妞儿愣是一巴掌招呼在我头上,当即眼睛一花,整个人以一种歪曲的抛物线往后摔地上。     ”岚岚,扛着这小子先走,鸟不落等着我,今天倒要看看这烟三婆能耐几何,既然是生出林一语那种怪物。”     ”岚岚,岚岚。”我心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心想这次栽到了这个女人的手中。     这段时间,是我第三次被人整昏过去了,这都是两膀子顶着一脑袋的。我咋就这么菜,当下心里是又气又无可奈何,等以后定要好好学一下阿婆那本书上的本事。     今晚如果我有能耐傍身,就不信这小妞儿三两下正给我整的像死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