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8话 一起...

第008话 一起玩吧

    我的脸色慢慢变得很难看,看龙十八的样子,也不像是吓我的。     昨晚不就是做了一辆诡异的公交车么?怎么可能是我害死那些人的,这事情也太他吗的邪乎了?     龙十八当即一副'我就知道你不相信'的样子,随后他说我被上了死人妆,现在基本和死人差不多一样,所以我能够看见一些脏东西。     怎么说呢,这件事情他必须梳理一下才知道。     我当下就问他说道:”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的?我根本没给你说啊,我可不相信你能够算出这些东西来。”     龙十八一拍手,给我说道:”呵呵,还真给你说对了,一般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神盘鬼算龙十八。”     我撇了撇嘴,摸出一根烟抽,暗自寻思着自己会不会是找错人了。在他身上我一点'神奇'的地方都没看出来,倒是看出了神经。     妆容催命,这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今天是第三天,至于晚上十二点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总是不停打鼓儿。     不过从他看见阿婆烟枪的神情上可以看出,这应该就是龙十八了,我想阿婆应该不会害我吧,别真找了一个不靠谱儿的人,最后就是自己给自己掘坟墓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当时我心一横,这就是阿婆让我找的龙十八没错了。     后来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龙十八说了,包括那小子还在他妈肚子里面时发生的诡异事情,我知道的都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他。     他也不说话,就一直喝水。     最后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他家遭报应了,那小子就是古曼童投胎转世,专门来报复他家的,从生下来到死那天,注定要发生很多不详的事情。”     这些,和阿婆当时说的一模一样。     我逮住机会,赶紧问了:”那能不能救救他?”     龙十八开始盯着我,那种眼神盯得我心虚,好半天才给我说道:”你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有些时候啊,好人做过头就是烂好人了。”     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不准备帮那小子。     想到他老爸的那种眼神,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都答应人家了。     ”这些东西也怨不得谁,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吧,按理来说那两个司机只是犯了一般的小禁。你们没去的话,他们能活命,可是中途被你们横插一脚,现在那两个人必须要死。”     听见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我狠狠吸了一口烟,大脑里面在想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龙十八不断强调,是我和阿婆害死了那两个人。     可当初我们是抱着帮忙的心态,谁知道好事做不成反而连累了人家。     ”禁忌这一行,你们知道,有些时候会出现禁忌相冲的事情,原本很小的禁忌,在碰到一起后,会发生什么后果你也不知道。”     听龙十八这么说,我心里面'咯噔'一声,这种禁忌相冲的后果,连阿婆都很忌惮。     说到最后,我越来越感觉这事情邪门儿得很,当下该怎么办自己心中也没个谱儿。     既然龙十八能一语道破其中的原因,说不好就能帮我吧?     ”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龙十八帮不帮我,这还是个问题?搞不好人家说这么多给你听,压根儿就没有要帮你的意思。     龙十八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烟枪,慢慢的给我说:”有些东西,规矩不能坏,我来给你讲讲吧。知道我为啥在这里盖一栋小木房子么?”     我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这种东西谁能说好?万一人家是爱好呢?     龙十八说道:”你看身后这片大林子,这个省有三处诡异地儿,阴沟鬼寨小白林。而小白林就是你身后那片林子,那里面以前是风景区,只不过在连续消失几十个游客后,这里被关闭了。”     我安静的听着他说,看看他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东西。     ”第一次来这里的游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所以每年都会有那么几个人消失在里面。而我在这里的原因,就是走脚找人,每次都要收取一定的费用,既不是贪,也不是小气,而是养阴。否侧的话,也许哪一天我再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笑了出来,只不过是苦笑,原来龙十八给我说这么多东西,就是要让我给钱啊,问题是自己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五十块钱。     ”给你说这么多,你想让你明白,这些都是规矩。还有很多说了你也不知道。钱,可以先差着,但一定要补齐。”     既然给我说这么多,就是准备帮我了吧,当时也没想着什么钱,心里面挺高兴的,那种感觉完全就是如释重负。     逮到了一个能说会道的人,我自然要追着问,阿婆是怎么死的?     原本有问有答的龙十八,再听见这个问题后,看了我一眼后慢慢说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老婆子知道自己要死,但是没想到在给人家破禁时死掉。”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起那晚阿婆跟我说的话,心里一阵难过。     ”小子,你不伤心么?”     龙十八诧异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本能的反问一句:”难道我要哭得稀里哗啦才算伤心么?”     这问题倒是把这个'无所不知'的人给问住了。     到现在,我终于接受了阿婆暴毙的事实,接下来就是和所有人一样,对亲人的怀念,虽然每个人表现的不一样,但初衷都是一样的。     我连续抽了好几根烟,等着龙十八开口。     他皱着眉头不知道在寻思什么玩意儿,大概过了几分钟,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欠老婆子一个人情,说吧,要我怎么帮?”     人情?在这个社会还好使么?     我摸了摸鼻子说道:”我答应过那小子的父母,会回去救他。”     龙十八这次没有拒绝,起身准备去了,让我不要乱跑,小心被后面的林子吓到。     走了几步,他背影停住了,头也不回的给我说了这么一句:”总有一天,你会被自己这种烂好人的性格给害死。”     我对他背影摊了摊手,尽管看不见,但还是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龙十八上楼去了,我喝着茶,肚子饿得慌。     已经连续几天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我寻思去厨房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他让我不要乱跑,反正我又不出去,在他小木楼里面应该没有事情吧?     还真别说,他挺懂得享受,周围布置的非常漂亮,在后院居然还有工夫挖了个小鱼池。     厨房应该就在里面了,我直咽口水,心里暗自决定随便找点吃的,不求大鱼大肉,只要来两个包子填填肚皮儿就行,咱也不是矫情的人。     只是,从来到后院儿我就感觉不对劲儿,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     ”谁?”     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别说人了,屁都没有一个。     还没进去,哥们儿我就被香味给吸引住了,当下只想着先找些东西吃再说。     推开门,好家伙,我被吓得够呛。     这哪儿是厨房,而是一间类似于摆放灵位的房间,上面烧鸡水果啥东西都有。这种供奉我也不是第一次吃了,所以对这些东西没有太多的敬畏。     小时候清明上坟,我可是吃了不少烧鸡,也没啥事情。     对灵位拜了两下,我开口小声说了一句:”兄弟,对不住了,江湖救急。”     当下就从烧鸡上扯了一支腿吃,还没送到嘴里呢,那口水就唰唰的分泌不少。     满满咬上一口,说句掏心话儿,我仿佛连灵魂都在升华,当然,这有点夸张了。     只是,没咬上两嘴,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往四肢扩散开,我捏着鸡腿的手僵硬起来。     猛然间,我本能的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女人。     出现的毫无征兆,那双冰冷冷的眼睛,很平静的盯着我。     我头皮一麻,不停往后退。     咣当一声,我撞到了摆放灵位的柜子上,当即就把灵位撞掉了。     这一瞬,我看见那五柱香开始快速的燃烧起来,三长两短?     完了,这是我心里面的最后一个念头,因为那女人慢慢的往我走过来,这种情况下,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刚才,我可能就是被这个女人跟了,怪不得会出现那种明显的感觉。     现在仿佛气不够喘似的,在僵硬的四肢下,我除了站在原地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们一起玩吧?”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那感觉就跟把冰棍放你脸上一样,别提有多闹心了。     突然,我想起来自己脸上的死人妆,现在自己不就是一个半死半活的人吗?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愣是不敢说话。     ”好了,别吓他了。”     牛十三站在门口,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不要乱跑。”     那个女人看见龙十三出现,性格大变样,笑嘻嘻的跑到他旁边,不断摇着他的手撒娇。     我'咚'一声就坐在了地面,浑身跟抽干了力气一样。     额头上,全是豆大的冷汗。     ”好了,谁让他抢我的东西吃,还把我的灵位给打翻了。”     龙十三摸了摸这个女人的头,让我跟着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