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7话 死亡...

第007话 死亡禁忌

    车子发动后,那老师傅摆了一把方向盘就往十八弯这个方向开去,看他那种动作非常娴熟。     这张车看着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我也就没有再去注意这些细节。     这两天太累了,放松一点吧,别疑神疑鬼的。我尝试着这样安慰自己,果真有效,摸了摸口袋,还装着一包烟。     摸出一根放嘴里,美滋滋吃上一口,别提有多来劲儿了。     当下紧绷的精神也是慢慢放松下来,一支烟抽完我已经是满头大汗,身后那两个漂亮的妹子,仿佛再用那种冰冷冷的视线看着我。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车子上是不准抽烟的,可是刚才太紧张了,居然忘记这一点。     我赶忙把烟屁股丢到窗子外面,回头对她们说了句对不起。     妹子没有说话,依然盯着我,眼睛里面好像有着忌惮的神色。     撇了撇嘴,我心里面嘀咕了句莫名其妙,不就是抽了一支烟么,搞得像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一样。     当下我也就没有在理身后这两个漂亮妹子,反而是摸了摸自己的脸,从上了这辆车后,脸就冷的厉害。     跟在上面敷了两块冰似的。     摸一下,我赶紧抽回自己的手,那感觉就像在摸死人一样。     ”前方注意,哑巴口儿附近发生重大滑坡,请各位司机谨慎驾驶。”     在这种安静得有些诡异的气氛下,车载广播里面发出一条通告,是谁都要被吓到。     滑坡?我就说自己这两天非常不顺,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心里面,总憋着一股子火,又没处儿撒。     ”目前正在抢修道路中,尤其暴雨不断,请各位司机小心突发滑坡现象。”     紧接着车在广播里面又出现了这么一条通告。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本能的往车窗外面看去,暗骂特么的乱通知。今晚可是晴得很,别说暴雨了,连鬼影子都没有。     身后那两个妹子开始慌乱起来,她们坐立不安,时不时的往外面看去。     一路上,车载广播不断的发出通知,包括司机在内的人也是慌乱起来。至于我慌乱的原因,是因为从车载广播中听见日子......是三月三号。     而今天,是五月十三号。     闭上眼睛,我终于从记忆中找出关于三月三号晚上十二点的新闻,那天晚上不断的下暴雨,哑巴口附近发生泥石流。     一辆载着四人的车子从哑巴口掉落下去,被找到时无一人生还。     我紧紧的捏着拳头,身子无法控制的发抖起来。     车子上面,并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每一个人脸上都非常的紧张。     车子一直在缓缓行驶,一个多小时后距离哑巴口越来越近,我发现身后那两个妹子开始抱在一起,脸上全部是恐惧的神情。     这一次,我终于相信自己碰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在距离哑巴口还有几百米时,我尖叫起来,打破了车子里面的安静:”快停车,我要下车。”     同时我跑到司机面前,想要跟他去抢方向盘,他终于说话了:”快去做好,闹啥子?”     尽管心里面很害怕,但我还是想要去抢司机的方向盘,一般遇到这种突发状况,司机都会立马把车子停下来,我就是想利用这点让他们停下车子。     果然,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差点撞到了旁边的山壁上面,惊得后面那两个妹子发出了一种阴森的尖叫声。     我趁机打开车门,在发麻的头皮下夺门而出。     身后,传来了司机的咒骂声。     这里距离十八弯没多长时间了,用走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     期间我没有敢回头,以前阿婆曾经无数次警告过我,说是要遇到了你认为是不干净的玩意儿,无论你走,还是跑,都不能回头。     虽说以前一直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但这不代表我会把阿婆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走到十八弯时,已经是半夜两三点了,我一模身上还装着点钱,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下,结果大半夜的差点被仙人跳。     身上所有钱全部被人摸走,我急得直跳脚。     第二天一早,我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路过一家报停时买了一张报纸,就因为上面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视线。     最醒眼的地方就是关于哑巴口车子翻入山沟沟的事件,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只因为那晚上曾经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上面报道的诡异疑点是这样的,第一点,那天晚上司机在距离哑巴口还有几百米的情况时,突然乱打方向盘,最后差点撞到山壁上面。     第二点,停下车子后,那个司机对着空气在争执什么东西,紧接着,车门无缘无故的开了。     第三点,车门打开后,司机冲着外面骂了一句。     根据车子上的摄像头记载,当时车子上的那两个女生被吓得够呛。     车子重新启动后,那个司机魂不守舍,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滑坡,路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从而落入山沟沟里面。     看着这张报纸,我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脊背骨往四肢扩散开,随后手脚僵硬的厉害。     出租车司机从后车镜看了我一眼,问道:”兄弟,没事吧,脸色咋这么难看,要去哪儿?”     ”你知不知道十八弯有个叫龙十八的家伙?”     司机愣了几秒钟,也不说话了,一脚油门下去,把车子开的飞快。     我摸了一根烟放在嘴里面,使劲儿的吸,只不过心里面会没由来的慌儿。     这几天我感觉就像做么梦一样,越来越远离以前的生活,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     ”师傅,你认识龙十八么?给我讲讲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他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     这架势,绝壁是认识龙十八了,只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对于这个人闭口不谈。     最后他把我带到了山上,收了我五十块钱,昨晚好在自己机智没有被那个老婆娘仙人跳,不过这样还是被人家把钱摸走了好多。     掏出二十块钱来,我看着司机说只有二十了。     他看了我一眼,也不废话,一把抢过钱掉个头就走。     把我带到这里算几个意思?     还不等我有所动作呢,一个秃顶的大叔儿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先前这里根本没有一个人影,他是从哪儿走出来的我都没有看见。     ”进山先交走脚钱?”     这是什么意思?     我眼神不对付的看着这个秃顶大叔,他那张不笑还好,一笑开就给人一种老奸巨猾的感觉。     ”我想找一个叫龙十八的人,请问你认识么?”尽管对人家不感冒,但有求人家,该尊敬些还是要尊敬的。     他愣了愣:”你是谁,找人家干嘛?”     一听这口气,咱就知道问他没跑儿了。     我赶紧摸了根烟给他,他也不跟我客气,招招手让我跟他走。我寻思着这会不会是机佬,周围全是林子啥的,我根本搞不赢他啊?     他也没有回头等我的意思,反正今天晚上也是死,到不如看看这老小子想要干嘛。     慢慢的,我放下心来,人家根本就没那意思,只不过房子在林子里面。     好家伙,一栋大木楼,装修风格这些跟别墅差不多,在某些方面上,甚至要远远超过一些次点的别墅。     我才跟着他走进去,还没来得及感叹呢,他就张口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出去。”     跟之前笑眯眯的样子比起来,完全就是天差地别。     我看了他一眼,走出了木楼,紧接着这老小子有张口说道:”进来。”     走了进去后,他又说了句出去。     我当即就不爽的问他说,这是什么意思?     他转身看了我一眼,说:”没事,进来吧,该出去的东西已经出去了。”     泡了一杯茶给我,这老小子笑眯眯的摸了支好烟给我,问我说是不是身边的人又进林子了,还说什么这次要三万块钱的走脚费,不然不干。     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一听钱这个字眼,我就知道这老小子肯定把我当成'生意人'了 。     呵,话都说到这个地步,我还不知道他是龙十八的话,那么也不用来了。     当即就把阿婆的烟枪放到桌子上。     龙十八手停,茶溅。     他看着我说道:”烟三婆?”     我说道:”我阿婆。”     他也不说话了,就这样死死的盯着这杆烟枪,仿佛在回忆什么事情?     ”那老东西终于死掉了,这辈子给人家破禁,却没想到自己个儿已经犯了必死之禁。”     他收起烟枪,摆摆手就让我走。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反正自己也活不过今晚,大不了一把火烧了这里,到时候大家一起玩完。反正阿婆也经常念叨龙十八这个名字,送你下去阿婆应该会很开心的。     ”回来,我开玩笑的。”     龙十八笑眯眯的看着我。     这就对了,我也是笑眯眯的抽着烟,以前跟阿婆久了,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改用什么方式打交道。     ”死人妆?有意思,想不到你居然害死那么多人。”     害死人?我非但不害怕,反而还笑了出来,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怎么可能会害死人。     只不过当龙十八说出哑巴口这个地点时,我就发现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那车人可以说是全部你害死的。原本那两个司机只不过是犯了一些平常禁忌,下场本不至死,可惜你们中途插了一脚,导致那个禁忌越犯越大,成了现在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