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6话 你跑...

第006话 你跑不掉

    ”你跑不掉的,哈哈,谁都跑不掉。”病房里面,那小子尖叫着,疯狂的挣扎起来,那种惨叫声愣是让我提起的脚步凝固在半空中。     背后,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     我猛然回过头,身后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咽了一口,我手里紧紧攥着阿婆的烟枪,龙十八这个人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以前我半夜听见阿婆哭得稀里哗啦,一直再念龙十八的名字。     但我没有将他们的关系归为情人朋友之类,因为阿婆念这个名字时几乎时咬着压根儿说出来的,别提有多恨了。     说起来也玄乎,我和阿婆来处理这件事情之前,阿婆就把我叫到她那个满是霉臭味的屋子,跟我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     当时听起来,很像遗言,可是我并没有注意。     直到她没有任何征兆的死在这个病房里面,甚至是死的莫名其妙,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她之前给我说的那些话。     ”你跑不掉的,哈哈......跑不掉。”     身后传来了那小子的哭喊声,他对我仿佛充满了仇恨一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转身就走,后背却不知不觉全部时冷汗,明明在医院走里面,可总感觉吹来一阵阵阴风。     我抱着膀子打了个哆嗦,加快脚步。     我去前台问了问,那个护士原本在玩电脑呢,结果抬起头来一看,被我这张惨白的连吓得怪叫一声。     喘了好几口气,她这才没有好气儿的告诉我说阿婆尸体当天晚上就已经送去火化了,还问我是不是她的家属,是的话就去火葬场把火化费这些交了。     看来阿婆留下的东西,就只有那张带血的卫生纸和烟枪了,走的很急促,几乎没有准备的时间。     走出医院,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仍然在,我走上几步路就回头看看,仿佛只有知道'身后其实什么都没有'才能让我放松一些吧。     十八弯,距离我们这里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的。     我想着心事,根本没有发现一辆电动车直接就往我冲过来了,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那个人骑的很快,同时歪歪扭扭的跟喝了酒一个样儿。     几乎都来不及避开,他就冲我直直撞了过来,'咣'一下,电动车前轮从我胯下钻过去,随后将我整个人往前带出了很大一截距离。     他好像察觉到自己撞了什么东西,捏下刹车后,巨大的惯性让我直接是飞出去的。别以为电动车撞到人没有事情,一样的速度它能够把你撞死,而汽车最多把你双腿撞断。     落到地面时,我只感觉五脏六费跟移位了一样,在外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酒鬼造成的意外,可经常跟阿婆处理这种事情的我深深知道,我犯了禁忌。     换种说法,或许所有的意外都可以叫做禁忌,犯禁者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我一直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撞到人行道台阶才停住。     我胸腔子跟充血了一样,别已有多难受了,那酒鬼也是连人带着电动车摔倒地面,不过他没什么事情。     坐在地面愣了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撞到了人,当下迷迷糊糊的忘我走过来。     ”兄弟,没啥子事情吧?”     一张口,哎呦喂,那股酒味差点没有把我熏死。     我想要做起来,可是动一下,全身哪儿都疼,最后还是这个酒鬼把我扶到花台上坐着,给我买了瓶矿泉水,结果眨眼时间,那酒鬼溜了。     生怕负责吧?     活动了一下,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刚才被撞时虽然夸张了点,但没有把我当场撞死就是好事儿了。     狠狠灌了两口水,我一瘸一拐的往车站走去,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阿婆的烟枪没有被撞断。     当然,刚才要不是我踮起脚尖,估计最关键的那个位置已经碎了。     挺闷热的一个晚上,我却觉得非常冷。     ”你跑不掉的。”     那小子的话仿佛有魔力一样,一直在我大脑里面反复的出现,貌似我跟他没有那么大的仇吧。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知道那句跑不掉指的是什么意思了?先后两次,我从一辆大货车下死里逃生,两个路口,同一辆大货车。     直到现在,车牌号我都还记忆犹新,如果不是我反应快的话,估计现在早已经成了那辆大货车轱辘下的碎肉。     每当看见车子从旁边开过去,我心脏就猛猛的缩一下,那一瞬连空气都不够喘似的。     走到一个小花园时,我犹豫了一下始终还是钻进去,阿婆曾经教过我一种最简单的破禁方法。     在小花园中间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我的生命安全了吧,就比如那些过往的车辆。     疑惑当空,煞气袭身。抬头一看,一轮大月亮就在我头顶上,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角度有问题,导致这月亮的位置直接就在头顶最上方,没有一丝偏移。     月亮,在古代又被称为'疑惑星。'     时间正好是子夜之时,我整个人不淡定了,以前在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而且我每次看,月亮都是在山尖儿上面,根本不会像今天这样在头顶上方。     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难道我招惹上了脏东西?以前跟阿婆接触过不少怪事情,可阿婆吃的终究是活人饭,面对一些诡异事情时,她同样没有办法。     忽然,我想到了那只被打出来的婴儿。     阿婆也说过,那只婴儿命不该绝,可被被大人连累。     我撒腿就往车站跑去,只要找到阿婆说的那个龙十三也许就能保住性命。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次我和阿婆碰到了脏东西,这方面的玩意儿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当去到车站时,我被告知最早的车要到明早六点钟,明天再来吧。     站在售票窗口,我不知道自己大脑在想些什么,反正就是挺空白的一片,自从没有了阿婆的庇护,我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不顺。     看见我站着不走,售票那个人皱了皱眉毛,冲我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还站着干什么?”     心里原本就很烦,被这么一说当下我脸色也是变了,冲着售票窗口吼了一句:”你管老子走不走的,你家开的啊?”     那个售票的女人站起来,打开门就走出去了。     一看这架势我就乐了?怎么,今儿是不是要打架?     突然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面,动作还挺快啊?我这样想着。     当即捏起了拳头就要打过去,回过头,却不是刚才那个女人。     ”我说你......妈呀。”     这个是年纪比较大的一个婆娘,操着一口四川话,看见我时就怪叫了一声,指着我的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不自觉的摸了摸脸,有意无意的把头低下去一点,说句实话,别说外人了,就连自己瞅着这张脸都不顺心。     ”有事么?”     我心情不美丽,丢下一句话就要走。     那婆娘撇了撇嘴,说道:”神经病,独自一个人对着售票窗口说话,你想吓谁啊?”     我立马转过身去,问道:”什么意思?我来买票难道碍着你了?”     听见我说话带着点火药味儿,这婆娘也火了,一手叉着腰就骂我说:”你这个小比崽子跟谁说话呢?”     笑了笑,我转身就要走。     结果她语气松了下来,问我要买去哪里的车票。     我告诉她说:”十八弯的车票。”     刚才被那妹子告知说十八弯的车票没有了,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这婆娘却让我给钱拿票。     有些不对劲儿,我问道:”刚才你们买票的人不是说没有去十八弯的票了么?”     婆娘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售票室,又看向我说:”你放屁哟,我刚才去厕所了,谁给你说的?”     我指着售票窗口说道:”里面刚才坐着的那个女人啊,年纪二十三四左右,嘴角上面有一颗很大的痣。”     正在给我取票的婆娘,动作突然停了一下,然后声音颤抖的给我说道:”你没看错么?”     我点点头,看着她脸上全是恐惧的样子。     往候车室走去时,我有意的回头看了眼那个售票窗口,发现那个婆娘匆匆忙忙的锁上门就走了,连灯都没有关。     又走了几步,等我再回头时,发现那个售票室的黑暗下来。明明刚才那婆娘锁门离开时,里面的灯都还亮着。     隐隐间,我想到了什么东西,低着头就往候车室小跑过去。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我抛到大脑后面,让我觉得很顺利的是刚好赶上了最后一趟去十八弯的车子。     刚走上这辆车子时,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我,那种眼神有点不对劲儿。     我被他们盯得有些不舒服,低着头就做到座位上面了。     车子上面,连上司机一共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个时很漂亮的妹子,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出头。     气氛非常安静,根本就没有人说话,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怎么说呢。     这完全是一种感觉,如果位置调换,我和朋友坐在一起时,窃窃私语是难免的的,可她们好像在发呆一样,脸上也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我有点想下车,不过想到今天是第二天,咬了咬牙齿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从和阿婆插手司机打人那件事情后,我就身边的一切东西都变了,特别是在阿婆死后,这个感觉更加明显。     怎么说呢,就是觉得身边看见的碰见的都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