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5话 自杀...

第005话 自杀事件

    不对,这和昨晚那种感觉不一样,昨晚好像是有人再按着我的眼皮儿。可是今晚根本没有那种感觉,可能是自己这两天太紧张了,不管发生什么东西都往那诡异的方向想。     我开始挣扎起来,只不过有点像你狠狠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那无力感。     房间里面绝对有动静,发出这些动静的人,要么是那小子,要么是那个女司机。     终于,我眼前清楚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就仿佛我眼睛一直是睁着的,但是被什么东西遮住了,所以给我造成了自己还在睡觉的错觉。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哆嗦。     那个女人从病床上挣开,这两天她们都被当做精神病绑起来,一个精神不对劲儿的人,怎么能挣开这种皮绳子,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肯定有东西帮她解开了皮绳子。     她坐在病床上看着窗户发呆,那双眼睛不停地往上翻,说不出来的诡异阴森。     这种样子,和我阿婆死那会儿一模一样。     她慢慢坐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窗户走去,牙齿嘎嘣嘎嘣的在磨动着。     我'咕噜'的咽了一下口水,没敢说话。     窗户面前,她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随后打开窗户。病房里面,她的家属正在睡觉,根本没有察觉到她已经站在了窗户面前。     不知道是谁关了灯,病房里面显得安静森然。     在我慢慢睁大的眼睛下,这个女人从窗户下面跳了下去,与此同时病房里面的温度降得厉害。     说实话,我当时头皮一麻,差点没喊出声来,只不过直觉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出气儿。     那女人仿佛砸到了什么东西,'咣'的一声,接着是小轿车报警的声音。     这一晚,医院非常的热闹。     当有人推开这间病房的门时,那个女人的家属揉揉眼睛,说自己的女儿不就睡在床上么?     结果看见空荡荡的床位时,这个家属呆了,持续了几秒钟一屁股就坐在了地面。     好半天,这个人才反应过来,当即'哇'一声扑在空荡荡的床位上大哭起来。     哭声把那小子吵醒,他睁开眼睛,我注意了一下,他那瞳子上翻的程度没有那个女人夸张,她那两只眼睛几乎都只剩眼白了。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爸,我还没有活够啊。”     眼泪顺着这小子的脸流到枕头上面,可是他仍然重复着那句话。     他爸提着一个板凳在病房里乱转,说谁要害你,我他吗的弄死他。     迎来的不是回答,而是一直重复的那句话。     ”儿啊,快告诉我谁要你死,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爸跪在了病床面前,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     这件事情彻底摧垮了他,头顶上头发掉的厉害,照这样下去不出明天,他铁定要成一个光头。     ”我不想死,爸,我怕。”     这句话,这小子重复了接近半个多小时,眼泪也是不停的流,让人看着揪心,就不说他老爸了。     犯禁,家破人亡,阿婆以前跟我说过的话此刻无比清晰。     所有人都忽略了我,被捆了一夜,膀子酸的厉害,可我不敢挣扎生怕又是一管镇定剂下去。     现在必须要想一个办法逃出去,去十八弯找那个龙十八。     或许,下一个自杀的人就是我。     那个女人的家属疯了,吵着要打死这个鳖孙玩意儿,要不是他会发生这些事情么?     趁乱,我开始用力的挣扎起来,可是这皮绳子号称能绑住一头小黄牛,就别说我了。     绳子没有挣松一点,反被给自己勒得直冒汗,手膀子又酸又麻,眼泪都给疼出来了。     后来我听说那个从窗户跳下去的女人,头朝下,被人看见时别提有多渗人了。     当天晚上这个人就被送去火化了,这一次她还是没有挺过去,没人知道原因。     除了这件事情后,那小子的家人对他寸步不离,可是这次来的更加诡异。     他不吃不喝,连续一夜时间都在重复着那句话,就说不停的说他不想死。这次打了镇定剂都不起作用,医生说这个人疯了,建议送到精神病院里面查看一段时间。     可能这小子的话吓到那些医生了,跳楼自杀的事情就让医院陷入了舆论焦点。     可以这样说,要是这小子在医院发生了点什么事情,那么医院到时候将会陷入大麻烦。     当然,在他们的意识里面,还有我。     现在的我也被当成了其中一员,我的脸越来越冷,活人被上死人妆这本来就是不详的东西,有句话说的好,事不过三。     今天是第二天。     想到这里,我感觉胸闷的不行,仿佛空气不够喘似的。     ”叔儿,能商量一件事情么?”     当下我只有把希望全部放在了叔儿的身上,希望他能放开我,让我去找龙十八。     ”什么事情?”他太累了,整个人都快趴在了病床上面。     我说道:”你放开我,我能救你儿子,被上了死人妆的人,绝对活不过三天。”     叔儿终于抬起了头,那双眼睛里面全是血丝,他也不说话一直就盯着我看。     好半天,他才慢慢张口说话,声音非常的嘶哑:”要我怎么帮你?”     我一听有戏,看来他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其实在阿婆死后,他就知道我根本无法解决这件事情。     强留我下来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自己在欺骗自己,我和阿婆关系这么亲密,搞不好还会有转机。     当这个女人跳楼,而卧又被五花大绑起来时,他应该真正的绝望了。     现在听我说能救他儿子,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放开我,我知道有个人能耐绝对不在阿婆之下,只要他能来,应该能救你儿子。”     能耐?我连他都没有见过。     为了跑出去,也只有骗他了。     叔儿皱起眉头来,紧紧盯着我,好像要看出来我是不是骗他的。     最后他松了一口气,给我说道:”我可以放你离开,但是你一去不回,我儿子该怎么办?”     我原本放松的身子,此刻绷得跟发条一样,他还是不愿意放开我。搞不好是想要我给他儿子陪葬,这是一个人的私心吧。     其实,我还真有这种想法,如果真没有办法的话,就离开这里。可是当看见他这种眼神时,我还真犹豫起来,这种眼神满是绝望,对生活的绝望。     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有什么比这更痛心的事情了吧?     ”叔儿,你不想给你儿子一个机会么?”     这句话好像触到了他心里面某个柔软的地方,当下点点头,说道:”你真的会回来么?”     这种话,在他意识里面明明知道我有很大机会不会回来,可是他仍然这样问,看来完全把我当做了一种就回他儿子的希望。     只是,现在他还在犹豫中。     ”你看我的脸,我同样和你儿子一样,你现在把我放开的话你儿子和我还有救,要是不放开的话,或许我会给你儿子陪葬,但你儿子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     听完,他站起来就往我走过来了。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儿,手掌心儿里面也全部是汗液。     ”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也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没有了他,我根本活不下去。”     他把我放开了。     刚站在地面,我两只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面,被绑了一天,身子骨儿虚弱得不成样子。     深深看了一眼那小子,我头也不回的跑出病房。     现在我大脑里面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彻底离开这里,去找龙十八。阿婆不会害我的,说不好他就是我最后的希望,还有一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