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4话 诡异...

第004话 诡异的死

    当时阿婆的头往后仰去,那双眼睛瞪得老大,样子非常恐怖。     '嗡'的一声,我大脑里面一片空白,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呼吸,刚才还好好的阿婆怎么会这样就死了,死的没有任何征兆。     ”阿婆?”     我阿婆的样子吓到了,伸手推了推她,可是没有一丁点反应。     手里面的卫生纸掉到地面,我捡起来一看,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拿着烟枪去十八弯找龙十八。     可能是因为当时情况危急,阿婆是咬破了中指拿血写的,那种字歪歪扭扭非常难看。     '咣'一下,我一屁股坐在了地面,脑袋嗡嗡的痛,眼睛里面全是阿婆那恐怖的死状。     刚才我就在外面,可是根本没有听到病房里面有动静,她全身上下除了中指被自己咬破外,根本没有一点伤口。     好几秒后,我这才反应过来,当即就怪叫一声。     阿婆被送到了急救室,没进去三分钟呢,医生就走了出来告诉我说阿婆已经死了。     她脸上都开始出现一块块的尸斑,让我签一下字。     死亡原因是自然死亡,才看到这里我就急眼儿了,当即揪住这个医生的衣领要揍他。说什么狗屁的自然死亡,刚才阿婆精神儿气都还好得很呢。     现场不少人过来拉我,劝我说什么人死不能复生,别把事情给闹大了。     唯独那小子和那孕妇的家属站在后面不断颤抖,脸色非常的难看。最后好几个人才拉住了我,生怕我又冲上去干那个医生,就把我拖到病房里面,说这种人啊,自然死亡是没有征兆的,比如说前一秒都还在有说有笑,后一秒就烟气儿了。     我深深吸了几口气,阿婆肯定犯了什么禁忌,以至于在死后被扣上一个'意外死亡'的帽子,任何犯禁忌死后的人,不都是是这样么?     龙十八,这个人是谁,难道是他害死了阿婆?     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我只能阿婆的死归在血纸上提到的这个人。     到现在,他们两人的脸很白,这种白已经超出了人脸正常的肤色,就跟在上面刷了一层乳胶漆一样,不管谁看一眼,都会被吓得直吸冷气。     至于我的话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那种自杀的想法时不时的会出现,好在自己能控制。     拿着阿婆的烟枪,我坐在病房里的凳子上,正是刚才阿婆死时做的凳子。     我的手捏了又松,松了又捏,暗自寻思着要不要按照阿婆的遗言,去十八弯找那个龙十八。     病床上,那个女司机原本正在闭着眼睛呢,可是就这么冷不丁的睁开眼睛,看着我诡笑起来。     那种样子,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没有了阿婆我连屁都不算,想起刚才叔儿那求我时的可怜样儿就想笑,我哪儿有这种能耐,阿婆都死了,留在这里干什么?     叔儿可能也想到我会离开,居然一直坐在病房外面的凳子上,我一旦出去他就给我跪下。     病房内,这小子紧接着也是睁开眼睛,他笑起来更夸张。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这种样子,仿佛在笑阿婆的死一样。     听到病房里面的声音,叔儿从外面跑进来,看见自己儿子这种鬼样子后。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随后走到他儿子面前,抬起手来就往下打,一老爷们儿哭了起来:”你这个鳖孙玩意儿,以前就让你不要往外跑,现在可好了,你看你现在这比样儿?”     叔儿越说越激动,朝他儿子脸上就是一耳光,鼻血都给打出来了。     可是,他儿子笑的越发开心。     ”儿啊,你别这样笑得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他精神快要崩溃了,短短一两天时间,头顶给秃了,脸上也是堆起不少皱纹。     到最后,叔儿累的坐在地上,而这小子还在诡笑。只不过没有刚才那种夸张了,这种笑容,仿佛是看见仇人死在自己面前时露出来的。     难道是他们害死了阿婆?当时我也没有头绪了,完全是想到什么做什么,当下抄起凳子就往这小子脸上砸去。     叔儿赶紧站起来,趴在这小子身上,结果我的凳子结结实实砸在了叔儿后背上面。     这小子眼睛冷冷的看着我,那双瞳孔涣散的跟死人一个样,如果不是他还在呼吸我都以为这小子已经死了。     ”侄儿啊,阿婆走了,你不能不帮我们啊?”     叔儿又跪在地面了,我赶紧闪到一旁,从小阿婆就不断的警告我说,千万不要让长辈跪在自己面前,这样容易犯禁忌这寿命。     我咬了咬牙齿,转身就要走,这个时候我的脸非常的冷,手摸一下都会打一个哆嗦。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去找龙十八,阿婆不会害我的。     她走了,我根本来不及伤心,因为到现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仿佛她还活着一样。     这时候叔儿站起来,抡起凳子就吵那小子过去了,嘴里嚷嚷着:”你个鳖孙,反正没有人救你,最后还不是要死。倒不如我帮你一下,你也别怪爹。”     这架势不想卡玩笑的,要是真轮下去的话,这小子铁定没有命了。     我推了叔儿一把,他没站稳摔在地面,但是手里面的凳子依旧砸在了这小子脸上。     等在睁开眼睛时,那小子的一只眼睛珠子已经掉在床上,他伸手拿了起来,打量了几秒后,一下就放到嘴里面了。     现场无比的森然,我也是愣住不走了,根本就是两条腿完全没有一点力气,能站着已经算不错了。     叔儿看见这场景后,跪在地面就痛哭起来。     十年浩劫没有难住他,现在却哭得跟烂泥似的。     我不禁想起来阿婆说的话来,这些都是报应,报应的不止是这两个人,更有可能在说我和阿婆自己。     这孙子玩意儿,又开始自残了。     鲜血仿佛激发了他的某种东西,一嘴下去,旧伤没好,新伤又出来了。     随后,那个女司机也是这样,往嘴上咬去,血液一嘴都是。我心里面也是冒出来了一个效仿的念头,同时间,我的脸出现一股寒意。     我抬起自己的手来,一个劲儿的盯着看。     现在我有这么一种错觉,仿佛只要以最咬下去,就能吃到世界上无比美味的东西一样。     这更是一种心理的满足,就好像瘾君子不抽点东西,心理总觉空落落的。     一嘴下去,钻心的疼痛从手掌里传来,我惨嚎一声,捂着手跪在地面。     医生闻讯赶来,他们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管镇定剂下去,那两人终于安生下来了。     我也没有逃掉,依旧挨了满满一管,当即眼睛一抹黑,失去了意识。     等醒过来时,发现这间病房里面又多了一张病床,而我被五花大绑的绑在病床上面。     他们两个人也是如此。     家属再给他们喂饭,可是他们一直在诡笑。     ”叔儿,快把我放开。”     我一脸祈求的看着叔儿,他跟没有看我一样,说是:”小侄啊,医生说你们的了怪病,需要绑在床上,不要怪叔。”     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每家的娃儿都是心头肉,看见娃儿成这种样子,痛的是心啊。他能够撑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可现在阿婆走了。     我看着天花板苦笑起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许下一个就是我。     喂了几口,叔儿端着粥来到我面前,说家里的钱全部给娃儿看病了,没啥好东西,将就着来几口吧。     这碗粥是那小子喝剩的,一想到刚才这小子咬爆自己的眼睛,我就没有胃口,尽管肚子饿得慌儿。     看见我不张嘴,他也没有强求。     到现在我只想离开这个医院,去十八弯找那个叫龙十八的人,可是现在我被对待精神病一样,死死的绑在床上。     到最后,我真没有办法了,就算说是要拉始,他们也不愿意松开我。     到晚上,我让叔儿报警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有那些人介入会更安全一些。     叔麻木的摇摇头,说是不能报警,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张扬。     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如果早一点走的话,也不至于被绑在这里吧。     到晚上,那小子居然出现了一点意识,他在病房里面大闹大脑,哭喊着说自己肚子饿。     叔儿当下激动得直打哆嗦,不停点头说想吃什么,这就去买。     这小子什么都不说,不停的念自己肚子饿,结果从从下面买了些水果和吃的上来。他看都不看一眼,不停说自己肚子饿。     叔儿没办法了,就差给他儿子跪下问想吃什么。     他看了一会儿天花板,说自己想喝奶。     这句话,可把叔儿吓得够呛儿。     至于结局,那就是叔儿把医生叫来,又是一管镇定剂下去,那小子安生下去。     当然,一起的还有我。     看着镇定剂不断被推入身体,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是根本发不出一丁点声音来。     一天内,我连续挨了两次镇定剂。     当然,这间病房里面的'病人'不打针不输液,只是每天固定时候来一管那玩意儿。     当天夜里,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想要醒过来,根本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当即预估寒意从脚底板冒出,顺着后背往大脑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