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3话 自杀...

第003话 自杀冲动

    呆了一会儿,我再也不顾阿婆的警告,一把拉开病房门跑了出去,同时一张符篆从门上掉下。     见状,我心里咯噔一声,暗骂遭了,一般情况下阿婆不会用符封门的。     难道病房里面真的有什么东西?我猛猛回头,半响才反应过来就算有东西,那么在我把门打开时早就出去了。     无意间,我犯下了一个大错。     两边的家人看见我这种奇怪的样子,当即盯着我看了起来,那种眼神总感觉怪怪的。     ”怎么了?”     叔儿指了指我的脸。     愣了几秒钟后,我迅速拿出手机往屏幕上看去。     这张脸白得没有一丁点血色,而嘴唇则是像吐了色彩鲜艳的唇膏一样,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样子,和他们两个一模一样。     当即我迅速跑到卫生间里面,拧开水龙头就使劲儿的搓起脸来,恨不得把脸皮给搓下来。     火辣辣的疼痛很快在我脸上蔓延,一直搓到我对疼痛差不多麻木我这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可是一照镜子,脸色依然苍白无比。     按理来说,就算没有把那些脸上那些类似于粉底的东西洗掉,那么搓了这么长时间,脸上总得有点血色吧?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居然没由来打了个哆嗦。     回到病房门口,我问他们说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人走进来?     所有人摇了摇头,说他们一直注意着病房这边的情况呢,别说陌生人了,脸护士都没有。     趁门打开时,两边的家人都挤在一起使劲儿往病房里面偷看,可能也是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有些不多劲儿,两边的家人居然没有打在一起。     ”快看。”     突然有人怪叫。     转过身去,我发现原本躺在病床上面的两个人,居然不知何时跪在了地面。     他两跪拜的方向是朝着病房门口的,好像在拜送什么东西。一想到刚才房间里面的脚步声,我心里面就瘆的慌。     到现在我终于知道阿婆刚才临走时为什么会千叮万嘱的了,她早就看出这件事情可能闹大了,貌似从我懂事以来,今晚阿婆还是第二次这么凝重。     这次富二代到底犯了什么禁忌,居然发生了这么多怪异事情。     后半夜,我绷紧了神经,并不是说我不困,而是他们那苍白的脸不断刺激着我。     一直到天亮,也没有看见阿婆回来,我饿坏了,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叔儿,说我先去先吃点东西,要是病房里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打我的电话。     跟着阿婆这么多,别的能耐没有,一些皮毛还是给我学了去。     果不其然,还没吃上两嘴呢,叔儿的电话来了。按下接听键后,叔儿那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儿子跟发疯似的,一个劲儿的咬自己的手,还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挂断电话就往病房里面跑去,一路上不安的感觉袭遍全身。、看着街道上的车流,不知自己咋想的,居然有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恨不得跑过去让那些来往的车辆从自己身上碾过去。     同时,脸上格外的冷。     甩了甩头,我被自己这种想法惊得一声冷汗,要不是反应的快,估计我刚才差点一个冲动跳到街道上面。     医院走廊上老远就能听见嚎哭声,跑进去后我第一眼就看见不断自残的两人,男的不断咬自己的手,女的则是想要从窗户上跳下去。     他们表情有些呆滞,瞳孔放大,仿佛被什么东西吓到一般。     这小子嘴里手上全是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怕疼,硬是从自己手上扯下一大块肉,嚼了两下咽到肚子里。     要是放任不管的话,不出三分钟他就能给自己手上的肉咬完,那么接下来咬哪里谁都不知道,也许是大腿,也许是任何他嘴能够咬到的地方。     我掏出昨晚阿婆给我的符篆,狠狠的按在这小子脑门上,他动作一顿,机械的抬头看了看我,随后诡笑起来。     两个多小时候,他们终于安静下来,只是这种安静看起来让人有种阴森的感觉。只见他们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几分钟才眨一下,要不是他们还有呼吸,可能我早就认为他们已经死了。     而我,看着这小子手上的伤口,居然有种效仿的冲动,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自己大脑里面浮现,那就是自己手上的肉美不美味?     这样想着,自己居然张开嘴往上面咬了一口,要不是疼痛让我反应过来,估计得像那小子一样,从自己手上扯下很大一块肉来。     看着手臂上的牙齿印,我一阵后怕,同时觉得脸格外冰冷,跟没有一丝温度似的。自杀的念头越清晰,脸就越冷,到现在我相信这种自杀的念头和脸上那些类似于粉底的玩意儿有关系。     我原本以为今天他们就会这样安静下去,明显我太天真了。     中午十二点,两个人从病床上爬起来,往病房的窗口走去,这种驾驶明显是想要从窗子跳下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也跟了上去,不是阻止他们而是想要跟他们一起跳下去。     因为早上那件事情,这两人的家人一直都在病房里面和我看着他们不要乱来。     我在想,如果这天病房里面只有我们三人的话,估计我也没有命活着来向大家阐述这件诡异无比的事情了。     起初他们的家人以为我跟上去是想要阻止他们,可是一直到三个人在窗户面前排气对来,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我并不是要阻止他们两个人,而是要和他们一起跳下去。     当下,病房里所有人都跑过来保住我们,迷迷糊糊中柑橘诶有人在拉我,我大脑嗡的一下,瞬间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在干什么?     咬了咬牙齿,我在他们不自然的脸色下,往自己脸上贴了一张符篆,这样脸上才有了一些温度,不至于像刚才那样冷。     我现在这种样子,和电视上那种僵尸很像,一眼看上去滑稽的很。可是当看见符篆下面的那张脸时,你可能就不会觉得滑稽了,而是悚然。     阿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要是真这样下去的话,我可能就要和他们一起玩完了。     我听叔儿说,昨夜妇产科一共有三名产妇生孩子,可是当生下来后吓坏了不少人,三个都是死婴儿。     要是一个话可以算作正常,以为内孕妇生活原因,剩下一个死婴来很正常。两个孕妇同时生出死婴,用碰巧形容也勉强过得去,但是三个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有点不对劲儿了。     难道,和这件事情有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影响这么大?原本我还以为只是一起普通的司机打人事件?     等整个人放松下来时,总会有意无意的往窗户那个方向看,心里面痒痒的,有种想要从窗户跳下去的冲动。     和他们两个比起来,我则是要显得清醒一些。     貌似小时候在我们那里人死后,入土前要帮死人化妆的把,寓意风风光光来,风风光光走。     这一瞬,我猛的站了起来,同时嘴里面怪叫一声,有东西在我们脸上画死人妆?     这种玩意儿是给死人的,在我们脸上画死人妆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我那种奇怪的自杀念头,根本控制不住,打个夸张的比喻,窗户在我面前时,就像一个瘾君子面前放着一包粉。     随时有可能跳下去的冲动。     一直到晚上六点,阿婆终于来了。     看见我的第一眼,她先是愣了愣,随后愤怒的咒骂起来:”这是哪个鳖孙儿弄的哟,这是要带走我的孙子啊?到底是哪个小砍头搞出来的,我打死你。”     阿婆急的直跳脚。     我把昨夜到现在的经历全部告诉了阿婆,她脸色越听越难看,最到后简直是阴沉着一张连带额走到病房里面。     本以为她要看看这两个人的情况是不是和我一样?毕竟他们的情况我也说了,谁知道阿婆进去后抬起手来就往他们身上打。     说什么造的孽连累了她孙儿,打死你们两个小王八羔子。     这举动吓坏了他们的家人,赶紧拉着阿婆劝说,我知道这次她真的生气了,当下拉着我就要走。     叔儿一个老爷们儿,在走廊上'咣'一下就跪在了阿婆的前面。     ”阿婆,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好整。作为一个婆婆,宁应该能了解我现在的心情,认识了接近二十年了,您帮帮我老李家这次,我用我的命给儿子抵债,成不?”     说着,他咣咣往地面磕了几个响头。     这种完全就是三叩九拜的大礼,除了对先祖拜,否侧的话被拜的那个人是要折寿的。     阿婆就这性格,和二十年前帮他家一样,经不起软话。     他摸了摸我的脸,眼泪当即就出来了说:”孙儿啊,阿婆对不住你,哪个挨砍的给你上死人妆,别让我逮着了。”     看着阿婆的样子,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面别提有多怕了。这一天的经历让我知道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一般来说犯禁忌的人,不可能连累别人,可是为啥子这次连我都跟着倒霉了?     趁没有人时,我本来想要进去让阿婆走的,这件事情怪邪乎的,我们还是不要管了。     可是当进去到病房里面时,发现阿婆已经断了气儿,她歪着头半瘫在凳子上面手里面攥着一张被鲜血染红的卫生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