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2话 古曼...

第002话 古曼童子

    这小子脸色变得青紫,原本闭起来的眼睛'唰'一下就睁开了,使劲儿的往上翻。那怪异样子,吓坏了夫妇两儿,阿婆吧嗒吧嗒的吃了两口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张符纸把它烧着。     同时吩咐我赶快把这张符纸的灰烬给收集起来,弄点水送下去,这样可保他三天性命。     听见自己儿子莫名其妙只有三天性命了,他妈吓得一愣,一时间忘记了嚎哭,就这样发起呆来。     我吸了口气,把灰烬弄到矿泉水瓶子里面,掐开这小子的嘴使劲儿往里面灌,那腮吧子烫得吓人,跟烙铁似的。     ”阿婆,求求您,救救我家儿子成不?你要多少钱尽管说,我都给你。”他妈一只手抓住了阿婆的袖子,生怕一松手阿婆就会消失一样。     阿婆怪笑一声,说道:”你还不想把以前做过那些事情告诉我么?要是不知因果,三天后就是你儿子的葬礼,而且你儿子死后他注定犯的那些禁忌,将会延续到你们两儿身上。”     这句话,可把夫妇两吓惨了。     当得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我咬了咬嘴没说什么。怪不得他家会遇到这么多的邪乎事情。     原来当年他家白手起家时,曾经拖人从缅泰那边搞了一只进财童子,叫做古曼童。活生生的婴儿,被弄成那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不管是谁都有怨气。     那古曼提尸体被蜜蜡封在瓦罐里面,每日要被蜡烛炙烤,直到这古曼童成为一具干尸。     能有今天这种局面,和那只古曼童脱不了干系。     阿婆不停怪笑,当即就告诉夫妇两儿,他们现在这个儿子就是那只古曼童,这些都是因果报应。当年她怀这只古曼童一年零三个月,那么他儿子这辈子就要遭受一百零三禁忌。     这种古曼百禁,害人害已,没有好下场的。     夫妇两都呆了,有点反应不过来阿婆所说的话,这些事情给人一种太诡异的感觉。     到医院后,他们开始为儿子忙了起来,阿婆一口咬定,不打针不输液,只和今天中午他打的那个女司机睡在同一个房间。     医院本来是不同意的,当下夫妇两跟疯了一样,大喊大闹起来,无奈之下只有把这小子安排到被他打的那个女人病房里。     还没有去到病房里面呢?走廊上乱成了一锅粥,不少医生进进出出。     阿婆这个时候居然是诡笑了一声,连骂几句这些都是报应。     经我一问,才知道那个女司机好端端的躺在病床上,傍晚时跟发疯一样。在病房里面又是大喊大叫的,而且还跪在地面不停的磕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妈妈对不起你之类的东西。     随后就是磕头,几个人都拉不住,把那脑门儿都给磕破了很大一个口。     至于现在,和那小子一个样儿,浑身发烫,脸色淤青无比。打了退烧针也是没有作用,时不时的眼瞳子不停往上翻。     两个人的情况,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那个女人的老公看见这小子后,眼睛当即就红了,吵着闹着要杀了这个狗曰的鳖孙玩意儿。     还好被人拉住了。     在混乱的走廊中,这小子被送到了病房里面,我跟着进去一看,嘿,两人的情况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见这架势那个女人的老公也是冷静下来,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这事情邪乎起来。     病房里面,格外的冷,能让人直打哆嗦。     阿婆转身对他们的家人说了一句:”都吵吵个啥子哟,滚出去,小心害了他们的小命儿。”     这么一吼,还真镇住所有人了,病房内很快就安静下来。除开我和阿婆在里面,就是这一男一女了,这小子喝了一瓶符水后,情况倒是好转了不少,最起码不像之前那种滚烫了。     倒是女这个,小脸烫得是又红又紫,别提多有阴森了。     阿婆坐在板凳上,抽着闷烟,连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过了好半天,她这才叹了一口气:”悬哟,这件事情不好弄,那婴儿本来不用死的。完全是他们两个人的错,孙儿啊,你在病房里面看着他们,我要去准备一点东西。”     我第一次看见阿婆脸色这么凝重,当下心里面也有点害怕了,说我跟着一起去吧。     阿婆使劲儿瞪了我一眼,愣是让我提起的脚不敢放下来。     她让我在这里照看着这两个人,要是看他们做出奇怪的举动,就喂他们符水喝。这玩意儿不能停,要是停的话就救不回来了。     我云里雾里的点点头,心里怕得紧儿,却没敢在说要跟着阿婆一起离开。     等阿婆出去后,房间里面就剩下了我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被偷看的感觉又来了。     我手掌心儿里面去全是汗,不停的打量着病房四周,唯有这样心里面才会好过一样吧。     这间病房里面,到处透发着诡异,不知不觉自己脑门儿上全是豆大的冷汗。     这一男一女,不管怎看,都给我一种再看'死人'的感觉,可明明他们还活着。隔了半个小时给他们喂了些符水后,我掏出手机玩起来,关于这件事情的帖子在网上吵翻了天。     所有的风头全部指向了这小子,和放在网络上那些片段不同的是,这次的事情不知道被谁完整的录了下来。     场面有些血腥,看了几眼后我关掉视频,那个孩子直接掉在了地面。     猛然间,我回头看去:”谁?”     这种反应完全就是身体的本能,那一瞬间,仿佛有一个人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可是后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头皮一麻,后背的汗毛也是根根倒竖起来。     如果不是阿婆反复吩咐我绝对不能踏出这个房间,可能我早就跑出去了。     以前遇到过的事情不算少,唯独这次诡异得很,难道那只婴儿来索命了?虽然以前也听说过一些鬼怪之谈,但自己从来没有遇见过。     可能是自己太紧张,忘记了阿婆的吩咐,迷迷糊糊中就睡了过去。     我这种意识半清楚半模糊的,刚好能够感觉到房间里面的动静,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左右,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房间里面走动。     想要睁开眼睛,可是被什么东西按住了眼皮,不管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我心里慌了,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鬼压床?这个词本能的浮现在我的大脑里面,整个人也是从心里打了个激灵。     病房里的脚步声越来越加清楚,蹬,蹬,仔细听时这种脚步声变得很小。但你分心后,这种声音又明显起来。     说句实话,当时我真的害怕了。     他们的家属就在病房外面,只要我喊一声的话,他们就会冲进来。     可是,这个时候我却无法张口,只有被被迫的听着那道让我毛骨悚然的脚步声,这声音就像立定跳远一样,前一秒还在我旁边,可是下一秒就在一两米外。     时远时近,这是我现在的感觉。     隐隐间,有冰冷的物体在抚摸我的脸,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嘎达,每一寸都被反复的抚摸,与其说是抚摸倒不如说'他'好像在给我化妆。     这种冰冷冷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我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半夜三点,病房里面安静的有些不对劲儿。     我赶紧站起身来去查看他们两个情况,下一刻,我整个人呆在了原地,大脑嗡的一声。     我看见在这小子脸上,被什么东西涂上了一层白白的东西,很像女人化妆时打的粉底。     特别是那嘴唇上面,红得像血,仿佛他脸上的血液全部集中在了嘴唇上。     包括旁边那个女人也是如此,我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阿婆又不会用手机,我现在根本无法通知她,告诉她这些情况。     谁知道后半夜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PS:     新书上传,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