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10话 三更...

第010话 三更催命 二

    尽管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但我却能察觉到自己瞳孔里面的那丝恐惧正慢慢放大,到最后,甚至忘记了呼吸。     一根手腕子粗细的树枝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尸体。     一根根铁丝,直接勒到他们的脖子眼儿里面,一副要把尸体脑瓜子给勒下来的架势。     因为是窒息死去的,每个人嘴张得老大,仍然保持着临死时求救时的口型,那舌头也是拉得很长。     这一刻,在发麻的头皮下,我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结果她一把捂住我的嘴,差点把我活活捂死。     ”小声点。”     她说话同样都开始打起哆嗦了。     风一吹,这些尸体左右摇晃,那睁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两儿。     好像,我看见其中一具女尸对我咧开了嘴,冷冷的笑了笑。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大脑一片空白而出现的错觉,反正一眨眼的功夫,那具女尸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     冰冷的感觉,从我脚底板冒出来,很快就传遍身体的每个角落。     愣了几秒钟,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当即就想把龙十八给我的那只小纸人点着。     她毫不求情的朝我头上就是一巴掌,并且抢过我手里面的打火机,骂了一句:”你这个煞笔找死啊,现在用了这玩意儿,待会儿看你怎么办?”     我嘴唇不断哆嗦,问了一句:”那该怎么办?”     这些尸体仿佛有一种魔力,我一看见他们后,就在也移不开视线,不多不少,正好十一具。     其中好几具已经风化,那张皮枯得跟树皮似的,就这样包在骨头上。     我本能抬起头来,发现在自己头顶上面,一大轮月亮诡异无比的照着我。     她可能也是看见我这种样子,当下也跟着抬头看了看,结果又拍了我一掌说道:”天上啥都没有,你这个煞笔看什么玩意儿呢,快把中指咬开。”     这一掌,就像是压倒山峰的最后一根稻草,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被她拍了一掌后,胸腔子里面的火气顿时爆发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太害怕,越愤怒的人,就越发害怕。     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我扯着嗓子吼了一句:”你这个疯娘们儿给老子安生点,该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     她居然被我吓得愣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就这样让我很用力的揪住她的衣领。     只不过,她身上的衣服捏在手里面,跟捏着一件纸衣服一模一样,最起码那种手感很相似。     我从她手里面抢过打火机,当时就点着了纸人。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纸人燃烧时冒出来的火焰带着一点绿,而且不会烫手。     呼呼,当时挺闷热的天气,居然刮起了一阵阵阴风,吹在脊背股上,格外的冷。     十一具尸体被阴风吹得左右摇晃,一副要掉在我头上的样子。     我两只手捧着这只小纸人,生怕被风吹熄了,怎么说呢,这一刻我有种感觉,自己所有的寄托全部放在了这纸人身上。     她在旁边张了张嘴,看见我难看的脸色时,吸了一口气干脆不鸟我了。     可能是在记恨我刚才揪住她的衣领,她小声的骂了句:”煞笔,过会儿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忽然。     头顶上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东西再往我爬下来,我心里很害怕根本就不敢抬头,就连喘气儿也是猛猛的吸上一口,然后憋在胸腔子里面,生怕一吐出来整个人就软在地面。     一只手掌慢慢的从我后面摸来,这种感觉就跟有人用树皮在擦我的脸一样,又痛又痒。     头上,身上,到处都是手。     我一动不敢动的跪在地面,捧着纸人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豆大的冷汗从下巴滴到手上,可我连擦都不敢擦。     完了,我心里面现在全是这个念头。     慢慢的有两根指头往我眼眶子里面插去,我硬是小嘴儿撅得老高,不敢喊出声来,巨疼从眼眶子里面传来。     我感觉到这两根又长又细的手指头捏住了我的眼珠子,然后开始往外面拉。     ”救......救我。”     我终于挣扎起来,真的太痛了,根本忍不了。     可是'丫丫'就像消失了一样,就只有我一个人坐在这里。     血水从我左眼框子里面流了出来。     我丢掉手里面的纸人,两只手不要命似的抓住这两根手指,想要把手指从我眼眶子里面拽出来。     '噗'的一声,这两根插进我眼眶子的手指被拽出来了,一起的还有眼珠子。     我痛得张大了嘴,两只手捂住左眼睛,在地面不停打滚,连声气儿都发不出来了。     咚咚,实在痛得受不了,我使劲儿的把脑瓜子往地面撞,只有这样我才好受一些。     ”丫丫,快救救我。”     我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乱抓,却抓到了一张人脸,在脖子里面镶着一根很粗的铁丝。     丫丫消失了似的,根本没有东西回应我。     正在拼命挣扎的我,发现有两只手趁我张大嘴时,抓了上来。一只抓住我的上嘴腔,另外一只抓住我的下嘴腔子,随后往相反的方向扯。     似乎要把我的嘴扯成两半。     第三只手进来了,它抓住我的舌头,使劲儿一拉。     这一瞬,时间跟凝固了似的,我剩下的那只眼睛慢慢瞪大,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我张了张嘴,发出'啊啊'的声音。     嘴上的力气越来越大,我眼睛瞪的更恐怖了,这完全是痛的。     我能感觉到此刻自己的嘴已经那两只手被拉成一个诡异的弧度,足够吞下一个小足球。     最后实在没有力气了,我仰着趴在地面,不是说我不挣扎就代表不痛了,相反,现在比先前更痛。     你使劲儿长大自己的嘴,出现的痛感乘以几百倍,就是我现在的痛感了。     当时的我连哪怕是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咔擦一声,额骨脱臼了,我的下吧直接被活生生撕了下来。     血液不要钱似的往地面流,我浑身上下都沾满了从下巴冒出来的血。     头顶上那轮大月亮,变得血红起来,这可能是自己的血液流到另外一只眼睛的缘故吧。     周围静得可怕,包括我身边也是,没有一点声音。     只是,一阵阴风吹过来,我原本没有力气的身子,居然哆嗦了一下。     我以为这已经是结束了,相反,这才是开始。     另外一只眼睛也没能逃脱,没有一丁点力气的我,任由一只手插进我的眼睛,对,就是插进去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张了张嘴,喉咙刚发出'啊啊'的声音,瞬间就被自己嗓子眼儿的血给噎住了。     我要死了?早知道是这种局面,倒不如直接从医院窗户跳下去,这样还能给老子一个痛快。     心一横儿,我两只手慢慢的往旁边摸索着,看能不能找到啥子东西给自己来个痛快。     除了枯叶子还是枯叶子。     我心里面终于绝望了,为啥自己还没有死过去?     树枝上,挂着一根细细的铁丝。     慢慢的,身子开始不受控制的出现一阵阵痉挛,这是流血过多出现的现象,出现这种情况,我根本一点害怕的心思都没有,相反心里松了一口气。     总算......要死了。     我以前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知道自己要死时,居然会莫名的兴奋,踏实。     可是半个小时后,我发现自己特么的还活着,怕?痛?欲哭无泪?反正自己当时心情非常复杂。     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很疼,最绝望的一点是疼的过程中,你没有任何力气来挣扎,只有安静的忍受着这种剧烈疼痛。     突然间,我脑瓜子上出现一点很轻微的疼痛,不怎么明显,我却注意到了。     空白的大脑跟炸雷似的,'嗡'一声。     正是脑袋子这种感觉,让我睁开了眼睛。     眼前,龙十八和丫丫一脸紧张的看着我,见我睁开眼睛了,龙十八伸手翻了翻我的眼皮儿,松了口气的说道:”还好这小子没有被吓死?”     丫丫一屁股就坐在地面了,不停抱怨的说:”不听老人......小鬼言,吃亏在眼前,都叫你不要抬头了,荧惑当空,你刚才被迷失了心智,要是十八哥晚来一分钟,你铁定要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死。”     我第一反应,就是摸了摸自己的两只眼睛,又摸摸下吧。     刚才那些都是幻象?可是为啥子那么真实?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当在吐出来时,全身跟被野狐狸精儿榨干了精气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当下就瘫在了地面。     ”刚才怎么回事?”     我问了龙十八一句。     他慢慢开口道:”刚才你被人催命了,只不过那狗曰的很狡猾,我居然没有找出来是谁?不过你挨过了三更催命,以后那个人应该奈何不了你了。”     听见这句话,身子里面跟多的是放松。     丫丫问我说刚才我抬头看,是不是看见了什么?我指指身后那棵树,说上面挂着十一具尸体。     龙十八摸了一根烟给我,笑着说:”放心吧,刚才那些东西都是幻象,但很真实,这也是那个人催命的手段之一。利用人的恐惧心理来达到催命目的。”     今晚我被吓惨了,回去后一直在发呆,眼瞳子放大,丫丫又想吓我,结果被龙十八一顿臭骂。     PS:     各位书友,目前本书正在存稿中,每天两更左右的更新。当然,如果出现打赏,我会根据打赏数额来加更。对了,谁说金钻新书没资格争,金钻过十颗就加一更,无限加哈。另外就是新书求推荐票,拜谢各位读者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