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人禁忌-第001话 司机...

第001话 司机打人

    前段时间,导游骂人的新闻不止一条,只是很多都被埋没在那海量的新闻之中。更吸引眼球的就是几乎每天都在报道的路怒症,司机打人等等。     这些人,其实都是犯了某种禁忌,导致轻易动怒大脑一片模糊,更甚者直接当场打人,导致的后果有大有小。     而我身边,正是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短短半天时间网上已经吵得火热,各持已见。他们却丝毫不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因为这件事情太过诡异,双方都想息事宁人,不愿意事情闹大。不为钱,不为名,只为保住性命。     我和阿婆认识他家十多年了,这个人典型富二代,据说当年他妈怀他时遭了不少罪,怀了整整一年零三个月这点更是邪门儿得很。     当时阿婆看见这个大肚子孕妇时,当场就乐了:”哪吒转世了哟。”     说说当时的怪事吧,阿婆告诉我他妈怀他时,倒霉的喝凉水塞牙,这事情说起来还真邪乎,大半夜喝水呛着了。     送到医院又忙活了大半夜,原本这事情算落幕了吧,戏剧的是他妈下楼梯时,摔下去了。     这可吓坏了不少陪同的人,连忙扶起来后,却发现这个孕妇肚子瘪了下去。他爹当即就慌了,带着哭腔大喊大叫,说自己的儿子哪里去了?     慌乱中,有人怪叫起来,因为他爹居然没有看见脚下的婴儿,朝头上就踩了上去。     更邪乎的是,这一觉踩在婴儿头上,他居然不哭不闹,还笑嘻嘻的看着他爹。要知道这个婴儿可是才刚刚从他妈肚子里面摔出来的啊。     当即就有人说这个婴儿不正常,送到孤儿院去吧,逢年过节买点吃的给他就行了。结果他妈当场就和提出这意见的人打了起来,说什么妖言惑众,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正常?     所以就有人说,这个富二代就是摔出的,当然我是不敢说的,否侧他又要来找我干架了。     听说现在这件事情闹得挺大,还算家里有点钱暂时给压下来了,我和阿婆连夜往他家赶去。     他妈急得眼泪打转,一个劲儿拉着阿婆的手说:”怎么办哟,这孙儿闯祸了,把孕妇给打了。”     这小子年纪和我差不多大,都是二十出头,年轻人嘛血气方刚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喜欢冲动。在他身上惹的祸不是一次两次了,今晚他非常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居然还在发抖。     阿婆也没说话,围着这小子走上一圈,这才摇摇头就要走。     一看这架势,他爹和他妈也慌了,拉着阿婆的衣袖死活不放手,就差跪下来了。     ”这娃犯了尸禁,太岁冲头,煞气荧惑,最不该出去的时间段他出去了,而且还动手打了一个孕妇。现在娃子流产了吧?”     阿婆铁口直断,夫妇两儿愣上片刻,噗通一声就跪在我和阿婆面前了,那小子站起来张了张口,最后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阿婆,求求您救救娃儿吧,二十年前你都出手了,可是这一次你为什么要走?我给您加钱,您看成不?”     说着,他妈咚咚的直磕头,我赶紧闪到一边。     阿婆抽出烟枪开始吧嗒吧嗒抽了起来,每当她犯难儿时,总是独自一个人抽着烟。所以行业的人给她开了个名头儿,叫做'烟三婆。'反正她的能耐在圈子里面算是比较出名的了。     阿婆啊,这个人方方面面都好,就是心太软,经不起求。这夫妇哭得稀里哗啦的,阿婆当晚也就答应了。     晚上,这小子被阿婆叫到了他打人的地点,就在这小子疑惑来这里干毛时?阿婆让他跪下。     他张大了嘴,问阿婆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心思没在这里,而是在周围,不知道为什么附近格外的诡异。仿佛有一只眼睛在盯着我们似的,猛猛回头那种感觉又瞬间消失了,可是当你回过头来,这感觉却又慢慢的出现。     当时停闷热的一个晚上,我没由来的打了个哆嗦。     这小子不跪,说什么在大街上跪下去也太没有面子了,结果他爹朝屁股上就是狠狠几脚。那声音,听着我都疼。     最后是他妈哭着闹着问他跪不跪?无奈下这小子咚一声跪在了地面,恨不得把头埋到胸腔子里面去。     阿婆吸了一口气,表情大变样,掏出三枚铜钱放在这小子身上。头顶,双肩各一枚。     随后我按照阿婆吩咐那样,开始烧纸,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黄纸铺道,钱送鬼。     那孕妇肚里的娃儿不该死,却被他的太岁冲了运,导致当场堕胎。     她嘴里面碎碎叨叨的念着什么,听在耳朵里面毛骨悚然的,特别是后背那种被眼睛盯着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磕头,谢礼。”     他仿佛看见了什么东西,那张小脸从通红变得淤青发黑起来,身子也是抖个不停。     咚咚,就像着魔了一般,他很用力的往地面磕头。没几下头破血流,即便是这样他仍然重复着那个动作,力气越来越大。     阿婆脸色当时就变了,站在原地大喊一声:”太岁已走,你为何不去?”     包括我在内的人听见这句话后也是打了一个寒颤,就不说夫妇两儿了。     他妈想要去阻止他,被阿婆眼睛一瞪,站在原地愣是没敢在动一下。周围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很多,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围观的,他们仿佛没有看见我们一般,就算是擦着我们的肩头走过也不会说看上一眼。     他仍旧继续磕头,地面全是血,别提多有瘆人了。     阿婆不说话了,紧绷着一张脸盯着这小子,磕了几下他眼睛一翻昏死过去。脸色憋得通红,我走过去想要把他扶起来,无意间摸到他的额头,发现上面滚烫无比跟发烧似的。     ”送医院,找到今天那个孕妇,让他和孕妇住在一间。”     阿婆说完,有意无意的往身后看了一眼,那一瞬间,眼神非常的冰冷,拒让让我有种陌生的感觉。     一路上,这小子脸色愈发的乌青了,全身上下被火烧一样,又烫又诡异。他妈豆大的眼泪不停往下掉,说自己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全部报复在儿子身上哟。     阿婆冷笑了声,说道:”这不是啥子上辈子的报应,而是这辈子的,老婆子我知道你们现在家大业大,但是以前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有你们心里面知道。”     正在开车的叔儿,肩头仿佛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去。     一听这话,顿时觉得不对劲儿,我说怎么那么奇怪?这小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从他妈怀他时就祸事不断,啥邪乎事情都被他家给遇上了,搞半天这其中还是有隐情的啊?     不过看样子夫妇两不想开口告诉我们,当即阿婆也没有再问了,她就是这个性格。     ”阿婆,儿子不行了,你快看看,我命咋这么苦哇?”他妈鼻子一抽,坐车子就哀嚎起来,两只手死死抱着自己的儿子。说实话,就算见惯了很多这种场景的我看着也不忍心。     PS:     新书上传,各种求